Scenery Land. land of promise

你用一生教会我勇气,我却未曾说过爱你

“每次看你转身的背影,无数思绪涌出我心底,你用一生教会我勇气,我却未曾说过爱你”

男孩子总是不善于表达对老爸的爱,或许男人间不需要表达什么,但是彼此都有着深深地情义。

或许许多年后,我才能真正能够体会父亲的艰辛,老爸,父亲节快乐。

 

逍遥

2013.6.16

荒草丛生

    没有什么条理,半夜想到哪里写到哪里的东西….

    不觉已是大四了,看看自己荒废了这么久的博客,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想到建立博客之初所说的“人一生中,有太多值得记下来的事,我不想这些生活中的小事与随想因为没有及时记录下来而流逝”,但终究还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因为没有及时记录下来这些小事,让他们终究从之风中溜走了。看着荒草丛生的博客,又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心,随着慢慢的长大,激情不再,坚持不再,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前段时间没有闲着,这一两个月跑了好多地方,去了上海,去了舟山,去了惠州巽寮湾,又去了雷州半岛的湛江和广西的北海。走来走去,感触颇多。其实生活就是这样,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想要出去走走,在外面久了有想要回到安定的家,但是父母给我的家现在不能常住,我自己的家又在哪里呢?

    这一年的时间,自己都不敢相信变化了多少,也许这就是人生中成长、变化最快的一段时间吧;那个曾经说过大学期间不会谈恋爱的人找了女朋友,那个曾经深信绝不会为儿女情长所累的人又常会纠结;无忧无虑安心上课的日子不在了,身边的同学朋友毕业的毕业,找工作的找工作,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前程担忧,我又何尝不是。仿佛每天都能看到自己的心在成熟,同时也是在老去。曾经的一些追求和坚持不懈现在能弃如敝履,曾经不羁的唾弃现在却小心践行;我不知道是什么让我改变,是谁让我改变了这么多,但我终究是变了。

Continue reading…

感怀送亲归

(正月初八,年方半,送亲人返乡而独立于南粤珠江畔,感怀书)

 

楼高远望落日斜,决眦北眺尽天涯,

南粤三九无黄叶,羊城初春,满目红花。

三千里路不足远,踏破红尘处处家,

二十余载已虚度,拼搏奋斗,不负年华。

待到功成名遂了,定会衣锦再还家

醉笑陪公三万场,不诉离愁,笑颜如花。

 

–小生

解密你所不知道的奥斯卡

    奥斯卡小金人是不是金的?一座小金人成本价是多少钱?奥斯卡奖的评委会有多少人?历史上共发出了多少座小金人?片长多少分钟的电影容易拿最佳影片?导演和影帝的黄金年龄是多少岁?哪个星座的女星得影后次数最多?……这些关于奥斯卡的有趣数字,你都知道吗?

Continue reading…

宫颈糜烂——一个过时的疾病

     其实专业知识的不对称往往是造成欺骗与被欺骗和无理指责与备受冤枉(也就是坑爹与骂娘)的源头,医学这门专业性强的学科更是如此。其实很多时候,因为某些不良医生的或者庸医的骗钱与误诊,把医生阶层的形象损毁殆尽,也让我国畸形体制下本就脆弱的医患关系摇摇欲坠。医疗知识的普及、医生素质的整体提高,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本文作者龚晓明(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原载于科学松鼠会——小生言

   曾经有人把”宫颈糜烂翻”译为“cervical erosion”,但是很遗憾,你翻遍国外权威的妇产科教材,你居然是找不到“cervical erosion”的诊断。然后找wikipedia,自动地转到了“cervical ectropion(柱状上皮外翻)”这个词上面去了,看来维基百科还挺智能,知道这个chinglish的翻译想要说明什么问题。

什么是宫颈糜烂

宫颈糜烂曾经是一个困扰了很多女性的一个疾病,去做体检,几乎是十有八九会被诊断为宫颈糜烂。

要谈宫颈糜烂,可能还是需要从医生的教育开始谈起。中国医学生的统编教材,在2008年之前的《妇产科学》上,宫颈糜烂一直是作为一个标准的疾病存在的,甚至有谈到它的临床表现,诊断和治疗。但是实际上,那是一个错误的认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