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party

穿越大戏:重生2012之瓜瓜归来(转)

以下文字本blog作者完全不懂其意思,拒绝跨省。

 

2022年的一个晚上,39岁的瓜瓜正在大连一个街边的小酒吧喝酒,看着那些搂着妹纸大笑的成功人士,心中郁闷难当。
他出生于共和国最显赫的家族。他的爷爷当年曾经是治国的八老之一。。。多少穿越小说中描写的‘共和国顶尖豪门’指的其实都是他们家。
他的父亲曾经光芒万丈,被誉为红二代中最顶尖的二人之一。与他父亲并列的另一位,如今已经登临绝顶,威加海内,在天安门阅兵,加封号‘586’,为一代核心。
他曾经的女友的爷爷,是和邓公比肩的‘改革开放的总会计师’,经常出现在官场小说中的‘董老’。而他女友,更是共和国红三代中最漂亮、最美丽、最高贵的公主。他们的结合被誉为金童玉女。
他的学历堪称太子中最拔尖的一个,牛津大学本科毕业,2009年英国十大杰出华人青年。毕业后更是进入了哈佛肯尼迪学府。
他的头衔曾经耀眼无比。‘牛津大学最高联合总会常务理事’‘牛津扶助海外贫困学生协会主席助理’‘北京奥运会海外学生志愿团团长’。。。。
甚至连他的母亲,都出生于开国少将家庭,曾是公主圈中最美丽的金花。

Continue reading…

萧锐:请司法部正面回应“小司考”谜团

2011-11-19 南方都市报

  昨日,是一年一度国家司法考试查分的日子,又是几家欢笑几家愁,而今年的另外一些消息,可能增加了这份欢笑与忧愁的比重。日前有消息称,在国家统一司法考试之外,又出现了名曰“小司考”的考试模式,该考试单独针对法院检察院系统内部在职人员进行,一时间引来法律界人士议论纷纷。据11月16日《羊城晚报》报道,此前网络流传的四川省检察院关于“小司考”的内部通知被涉事机关否认,而多位律师却向媒体称“小司考”早已存在多年。

  算起来,今年已是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制度施行的第十个年头。今年6月,司法部还为此举办了颇为热络的纪念活动,十年间,已有41万余人通过该考试取得司法从业资格。国家司法考试对司法从业人员进行专业化的门槛限制,不仅使得“法律职业共同体”在中国从梦想一步步走向现实,而且也确实从根本上改变了法律从业者的准入生态。兹事体大,于坎坷多难的中国法治进程而言,再高评价统一司法考试都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我看GFW之父被砸

404not found

       先简单科普一下:GFW是Great Firewall的缩写,这是一个国家“金盾”(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通过关键词过滤、DNS解析污染、IP封锁等等方式,过滤与拦截国内与国外的互联网信息交换,可以说是互联网出入国门的一座海关。著名的Facebook、Twitter在中国鲜有人用,均是因为这个。(话说,如果您还能看到这篇日志,说明小生的sceneryland.com至今还没被墙,这还要特别感谢一下党和政府,感谢一下GFW了)。而这个方滨兴是何许人也?他是北京邮电大学校长,GFW关键部分的首要设计师,因此可以称为“GFW之父”。 他在武汉大学演讲,被某某愤青扔鞋抗议,我只能说,大快人心。

Continue reading…

四个不存在的孩子——到底还有什么是值得相信的

小生转自南都已被和谐的报道

  谭千秋,生前系四川汉旺镇东方汽轮机厂所属东汽中学学生工作处主任,四川省特级教师。2008年5月12日在地震中遇难,媒体报道其在危急时刻将4名学生掩护在身下,后被追授为全国抗震救灾优秀共产党员、抗震救灾英雄等。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汉旺镇东汽中学。18岁的刘虹利脚下忽然空了,她连同课桌一起从四楼自由落体到地面,被夹在几块水泥预制板中。地震发生时,她甚至连自己的惊呼声都没听见。再次睁眼之时,周围已经是漆黑一片。她和另外两位高二的学生互相鼓励,38个小时以后,三人先后被救出。此过程中刘虹利意识清醒。

  刘虹利昏迷了很久,真正让她与现实世界再次产生接触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谭千秋。震后一周,当时刘虹利还住在成都华西医院的ICU病房,一家香港媒体直接闯进来,把镜头对准她,“你对镜头说说感谢谭千秋老师的话。”谭千秋?刘虹利只记得这位中年男老师教高二(1)班的政治课,是学校的政教科主任,她完全不清楚自己的获救与谭老师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什么,就胡编乱造地说了很多。”刘虹利说。

Continue reading…

斯大林之功与过

    众所周知,斯大林作为列宁的接班人,为全球社会主义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不可否认,他同样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我想,读历史还是要看第一手资料,也就是历史本身。所以小生尽可能的减少解说,只是把这些资料客观的呈现给大家。

1.苏共20大的秘密报告:

    斯大林去世后  1955年3月14日苏联副总检察长萨林向苏共中央报告,苏联检察院特别案件处在1954年下半年和1955年1-2月间,共审理了13084起反革命案。其中由于在原审判中“粗暴地破坏社会主义法制”而由检察院提起抗诉的案件达7727件。此外,根据被判刑人员及其家属的申诉书正在进行核查的案件还有1万多件,而尚未处理的申诉书则有3万多份。

 

    根据赫鲁晓夫的建议,成立了以中央委员会书记、马-恩-列-斯研究院院长波斯佩洛夫为首的新的专门委员会。  2月9日,主席团讨论了波斯佩洛夫委员会此前提交的一份长达70页的详细报告,这份报告所列举的大量事实证明,所有这些反党、反苏和反革命案件都是侦查机关捏造的,而且是采用各种非法手段逼供的结果。令人震惊还有如下统计数字:1935-1940年,因被指控从事反苏维埃活动而遭到逮捕的苏联公民共有1920635人,其中被处决的有688503人,镇压主要集中在1937-1938年(逮捕1548366人,处决681692人)。大清洗的浪潮波及到全国所有地区和部门。报告提出的充分证据表明,不仅大规模镇压运动是斯大林直接推动的,其中许多重大案件还是他亲自过问和决定的,甚至采取“对社会主义法制最粗暴无耻的破坏”的酷刑和“最野蛮拷打”的方式进行审讯,也曾经两次得到斯大林本人的批准或鼓励。报告最后总结说:“这就是反马克思主义、反列宁主义的个人崇拜所造成的恶果,这种个人崇拜无限度地、无止境地赞美和夸大了斯大林的作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