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medical

关于未来与梦想的思考–医疗信息化

1361843038649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么的有趣,这么的歪打正着。

    想写这个主题已经很久了,一直没有空理理思绪。今天无意中理了一下相关想法,起因竟是因为想到淘宝上买某手机配件,和淘宝一老板聊了起来,向他了解与学习了他做的手机行业的一些内容,后又聊到了我很有兴趣的医疗信息化的内容,这老板竟也对聊这个话题很有兴致…索性整理一下聊天记录,把这个主题完成。

Continue reading…

近况及思想汇报

WP_20131007_09_59_36_Pro

    所以,生活忽然就精彩丰富了起来。

    已经三个月没有写过博客了,与其说事情太多没有时间来写,倒不如说是生活的主题几个月来变化太多太大,让我这个向来不喜欢改变的人有些措手不及。其实几个月里,有无数次想要写点什么,都因为这个那个耽误了,让自己坚持点什么就这么难么… 也许任何时候说自己没空做什么事,都是借口罢了吧。

    这四五个月里发生了太多事,不好好梳理记录一下,也许以后就再也找不到这些精彩的青春的记忆碎片了,就再也记不清搬了几次家、换了几种生活方式、吃了多少美食、去了多少美丽的地方、又经历了多少悲欢离合。那就太可惜了,毕竟这些都是一生的财富。

Continue reading…

宫颈糜烂——一个过时的疾病

     其实专业知识的不对称往往是造成欺骗与被欺骗和无理指责与备受冤枉(也就是坑爹与骂娘)的源头,医学这门专业性强的学科更是如此。其实很多时候,因为某些不良医生的或者庸医的骗钱与误诊,把医生阶层的形象损毁殆尽,也让我国畸形体制下本就脆弱的医患关系摇摇欲坠。医疗知识的普及、医生素质的整体提高,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根本。本文作者龚晓明(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原载于科学松鼠会——小生言

   曾经有人把”宫颈糜烂翻”译为“cervical erosion”,但是很遗憾,你翻遍国外权威的妇产科教材,你居然是找不到“cervical erosion”的诊断。然后找wikipedia,自动地转到了“cervical ectropion(柱状上皮外翻)”这个词上面去了,看来维基百科还挺智能,知道这个chinglish的翻译想要说明什么问题。

什么是宫颈糜烂

宫颈糜烂曾经是一个困扰了很多女性的一个疾病,去做体检,几乎是十有八九会被诊断为宫颈糜烂。

要谈宫颈糜烂,可能还是需要从医生的教育开始谈起。中国医学生的统编教材,在2008年之前的《妇产科学》上,宫颈糜烂一直是作为一个标准的疾病存在的,甚至有谈到它的临床表现,诊断和治疗。但是实际上,那是一个错误的认识。

Continue reading…

关于血型的吐槽

 

  作者按:尼玛,血型让我找不到老婆啊有木有!(文中有些推断不够科学,只是一时兴起,不求严谨但求吐槽,不足为据)

      分子技能实验,课堂上被扎破手纸采血做ABO抗红细胞抗体血型凝集实验,再次确认我是纠结的AB型,并且从老师提供的一个血型比例统计引出了自己的不少思绪。先简单科普一句:ABO血型由A、B、i三种等位基因决定,AA/Ai则为A型血, BB/Bi则为B型血, ii则为O型血, AB则为AB型血,记得高中时候就意识到原来自己是“少数派”(之前有去献血的时候知道的自己血型是AB)。我还着实为此得意过一阵,不说别的,就我去献血人家送的纪念品都比别人要好一些,因为AB稀缺嘛~物以稀为贵。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