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随手转载

报人程益中:南都案和那个时代

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南方报业的出版物。在经济发展与思想文化都很开放的广东省,在中国墨守成规的媒体版图里,以思想开放著称的南方报业可以说是唯一一块绿洲了,它好像在不断试探gov的底线。《南方周末》、《南都》都在受到严厉的审查与打压,但仍不辍进行客观公正的报道,保持优雅的文风,并因此赢得了读者的欢迎,也激励了各地的记者。总要有人扛起媒体自由引领者这块大旗,而我想,南方报业做到了。下面转一篇文章,讲的是南方报业前总编程益中的事情,他同时也是《南方都市报》与《新京报》的创始人。

——小生言                                      

作者:潘公凯(Pan philip)译者:詹涓                           

    2003年3月召开的中国全国两会期间,中共官员仍在竭力封堵媒体报道SARS疫情。此刻,在中国只有一家报纸还在不断尝试突破封锁发布疫情蔓延的消息。这就是被中共官员轻蔑称为小报的《南方都市报》,广东省的一家区域性日报。像中国所有报纸一样,《南方都市报》也隶属中共党产,总编辑由中共委派。此时,和广东所有主流报纸一样,《南方都市报》被要求按照中央宣传口径报道SARS已被完全控制的新闻,一字一句都不得更改,这就是中共通常强调的宣传纪律。与广东省绝大多数的编辑记者一样,这份报纸的编辑记者也知道,他们被迫放在头版的关于SARS疫情被扑灭的消息并不真实。参与这场骗局令他们痛心,不过这并不是他们与身为宣传工具的同行们不一样的地方。在这个国家的媒体里,有许多男人女人都梦想着想要做点事情,而不是单纯宣传和重复当局的谎言。令《南方都市报》这张以通俗的版式和图片著称的报纸与同行不同的地方在于,它的编辑们不愿意放弃报道真相的机会,而且他们往前深入走了一步。                               

    在对SARS的报道已被严格控制之后,这份报纸的编辑们开始寻求方法,想要对这个起源于其它地区的疫情做更真实的报道。他们想要弥补过去被迫发布虚假消息给公众带来的困扰和伤害,向官僚机构显示其态度。几周后,他们的机会到了。在北京如期召开人大会议的第一天,该报其中一个前去报道会议的记者拦住了卫生部的一个副部长,向他提了几个问题。这位副部长说话相当谨慎,但仍然露出了点口风。第二天,这份报纸打破了宣传部门对SARS报道的禁令,在头版刊登了一条消息,指出当局已邀请国际专家来帮助其进行对疫情的研究。这是一个小小的突破,编辑挑这篇文章放在头版,是想淡化其藐视宣传部禁令的冲击力。但读者翻开报纸,在内页却可以看到一整页直接挑战当局对SARS立场的报道。报道引述卫生部副部长的话,承认疫情并未“得到控制”,因为目前还不清楚疾病的起因和治疗办法。此外报道还引用这位官员的话说,领导应向公众提供未来疫情爆发的更多信息,以此来防止谣言传播,比方说此前广东曾传说醋和其他民间验方可以预防疾病,以致群众疯狂抢购。                               

Continue reading…

潘毅:从富士康跳楼事件看中国农民工-未完成的无产阶级化

主持人:
各位同学大家好,今天是我们“全球化与社会发展论坛”的第二期。“全球化与社会发展论坛”是由国际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主办、由院研究生会承办的一个学术论坛,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潘毅教授,潘毅教授有非常优秀的学术经历,在香港和英国的大学受过严格的社会学训练。刚才看到的这个关于中国农民工问题的短片,我想起了马克思的一句话:资产阶级在政治上每天都在谋求自由,却在工厂里确立了对工人的专制。农民工为我们国家挣了大量的外汇,联系到美国的虚拟经济和消费经济,美国曾经有一位经济学家说:美国的这样一个虚拟经济和消费社会,它的基础是什么,它的基础什么时候开始坍塌?就是中国的农民工什么时候转移完了,美国的这种模式可能就会面临危机。中国的农民工问题是理解中国当代经济社会和全球经济一个重要的点,但是我们的学者更多的是从GDP,世界经济的角度,把农民工仅仅是当做劳动力,人力资本来看,但农民工也有自己的生存状态和自己的心理,今天就有请潘毅教授以自己特有的描述和深厚的学术素养,来讨论这个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富士康調查報告 揭九大問題

2010-05-23 環球時報
環球網5月23日消息,《新華每日電訊》23日報道說,富士康“十連跳”事件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並且出現了兩種比較極端的觀點,一種是富士康自我辯解的這是十余個孤立事件,企業已盡力;另一種則說富士康是“血汗工廠”,應獨負全責。一個“富士康網友觀察團”于23日主動聯系環球網,提供了一份親身經歷和實地考察後形成的“富士康情況報告”,指出了富士康公司在員工待遇和管理方面存在的“九大問題”。
在環球網記者獲得的“富士康網友觀察團”報告開頭部分特別強調,“為了保持中立的立場,本著公開公平公正的宗旨”,將報告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對富士康公司在員工的基本管理和待遇方面做了介紹,指出富士康公司在與員工簽署勞動合同、為員工購買各種保險、保障最低工資標准並按時支付工資、按規定給加班費等方面“做得比較好”。
而報告的第二部分,則對富士康公司“存在的問題和不足”做了說明,並舉出了富士康公司的“九大不足”,涉及到富士康組建工會程序不合法、保安部存在非法打罵和限制人身自由等違法行為、公司存在違反勞動法,超時加班現象、與新進員工簽訂霸王條款,變相限制員工等;此外,公司沒有建立系統有效的溝通、管理人員管理方法粗暴、法定工作時間工資偏低等。
環球網記者隨後通過電話,聯系到了“富士康網友觀察團”的發起人、網名“劉德華接班人”的網友。他表示,自己從2007年就開始關注富士康,當時已經有媒體關注他們“血汗工廠”的事。他幾天前在“天涯社區”發貼,招募“富士康網友觀察團”。
Continue reading…

被推动的错案

关键是大家要看清楚,“偶然性”的背后,那些荒诞的现实与细节。——小生言

    摘要:赵作海已认不清回家的路,柏油路、崭新的楼房,怎么看也看不够。在他十多年前的记忆里,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及附近村庄的路都是土路,房屋低矮,清一色的灰砖。

    5月9日,审判长宣布赵作海无罪释放,赵作海失声痛哭。  

一个很伤感的故事~~~

(转自人人)

很伤感很内涵的文章,要有生化基础才看的懂~

有个mRNA,觉得自己很孤单,就拉个核糖体过来翻译个蛋白给自己作伴,翻译好之后对蛋白说:“你好,我是你的模板。”蛋白说:“你好,我是 RNase。”

 

mRNA沉默了一下,说:“没关系,反正我本来也活不了多久.你就陪陪我吧。”

蛋白说:“好”。

于是两个人(?)就手拉手默默地站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蛋白忽然说:“其实我现在还不是RNase。”

mRNA:“嗯。”

蛋白:“我现在只是多肽。”

mRNA笑了。

蛋白:“可是我很快就会变成真的RNase了。”

mRNA:“没有关系。我总是要死的。”

于是蛋白依旧和mRNA靠在一起,他慢慢地转圈,折叠,开始修饰自己。他越来越像真的RNase,而mRNA慢慢地开始降解。

蛋白说我走吧,离开了我你也许能活得久一些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