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随手转载

此园不曾与君别——致中大黄达人校长

(本文小生转学长 海若海 的blog)虽未曾谋面,但黄达人校长在中大的威望,毋庸置疑。“在黄校长任上,作为南国最高学府的中山大学,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一幕,中大人、粤人、国人有目共睹,亦必将载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史册。”以下为原文:    

此园不曾与君别——致中大黄达人校长

      2010年12月24日,又一个平安夜要到来的时候。看到新闻,《中山大学校长易人,许宁生接班黄达人卸任》。黄达人,结束了他主政这所华南第一学府的十二年生涯。

    今日中国,已经很少有一个离任大学校长获得如此一致的高度评价,无论在官方还是民间。南方日报、中国青年报报道称道,“在黄校长任上,作为南国最高学府的中山大学,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一幕,中大人、粤人、国人有目共睹,亦必将载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史册。”在中大校园BBS上,在中大校友北京群、深圳群上,都洋溢着不舍和感谢之情,很多人都在叙说属于自己的黄校长故事。

Continue reading…

如此减排

如此减排——惠州冲刺节能关闭路灯 市民投诉治安隐患加剧

小生言:
       这就是把自欺欺人发挥到极限的做法了吧。为了达到预期的“十一五GDP能耗下降目标”,就要强行拉闸断电?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某地为了“控制狂犬病传播”就组织人员组成打狗队,见狗就杀。这类领导们一拍脑门子就想出来的完全自欺欺人的政策,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我想,“发达民主的公民社会”,政府做到不要自欺欺人不要独裁专断,是最最根本的条件。希望不要有一天,闹出“某市因为计划生育目标没有达到而强行令孕妇堕胎”的新闻!
       这个世界,还能多荒唐?

—————————————————————
转自南都新闻原文如下:

今年前三季度,惠州全市GDP能耗仅下降5.55%,距全年下降21.3%的预期目标仍相差达15.75个百分点。“十一五”节能减排进入最后一个月的冲刺,12月2日起,惠州全市开始启动节能预警调控一级应急响应。受此影响,市公用事业局也在继9月20日对市区部分路段实行控制路灯照明后,于12月7日起正式启动了城市照明节能预警调控一级应急措施,对市区部分路段的路灯实行单排灯、半夜灯或不亮灯的措施。随后,惠阳和仲恺高新区也启动节能预警调控一级应急响应控制路灯照明。 熄灯除了给市民行路带来众多不便,市民也担忧带来交通和治安隐患。市经济和信息化局负责人表示,将进一步考虑市民和网友的意见,以决定是否对全市的路灯照明进行进一步调节。
惠州控制路灯照明,始自今年9月。南都记者了解到,由于当时惠州市政府下发了节能预警调控三级应急响应,因此从9月20日起,惠州市区便开始分路段实行“半夜灯”调控,以达到节能目的。按照市公用事业管理局消息,9月份实施节能照明调控的路段,一般都是深夜车流、人流量较少的路段。 在具体操作上,当时桥东滨江路、三环南路、鹅岭南路、云山东路、文昌一路、文昌二路,以及市行政中心周边道路包括云山西路、文明一路、文华一路、三新南路,统一在夜晚24时后关闭半边路灯;作为市区南北穿插主干道之一的环城西路,则在凌晨1时后关闭半边路灯;惠州大道是23时后只亮中间一排路灯;金山大道、惠博沿江路、演达二路、惠民大道等在晚上只亮中间一排路灯;四环路南段与惠南大道则是23时后熄灯。

Continue reading…

广州欢迎你批评 不一样的亚运筹备:换个姿态办大事

广州欢迎你批评 不一样的亚运筹备:换个姿态办大事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赵蕾 潘晓凌 实习生 梁琪 王钟的 陈铁梅 2010-11-11 11:53:47 来源:南方周末

不一样的亚运筹备:换个姿态办大事

“落雨大,水浸街……”

这首著名的广州童谣,据说将是11月12日广州亚运会开幕式的开场音乐。

半年前,一场暴雨导致水漫广州,不少当地媒体批评政府城市管理存在缺陷时,都将这两句三字文作为报道的标题或开头。

有人开玩笑说,这就是广州,连童谣都带批判色彩。

Continue reading…

很广州很家常

2010年11月12日10:48  南方周末

 这篇文章对我感触很大,摘自文中:

“从这场运动会中,你可以看到这座城市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她不完美,”广东省委党校副校长陈鸿宇说,“但她让你看到她的不成熟,因为她有一个平常心。”

市委书记如是说:“我们就是要通过亚运促进广州经济要给广州代来实际的享用,要广州提早十年走入现代化大都市”

正因为此,所以办完奥运会,北京市民都是在骂政府;办完亚运会,全国人民都说广州丢人,可是广州市民一致好评,政府满意度大幅提升,因为其亲民,因为其惠民。

这,就是态度不同带来的差别。

——小生言

————————————————–

 

  很广州很家常

   飞机落地广州时,记者李志(化名)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飞错了城市。

   机场大厅墙壁上,宝马奔驰广告依然是主角;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机场大巴途中,只有部分彩旗及巨型公益广告牌来直接展示这座城市正在办一件“大事”。

   这超出了这名中央媒体资深记者十几年来的采访经验。“集中力量办大事”,一直是中国举办大型盛会的机制。

   “感觉广州在另辟蹊径。”李志说,这点倒是与他十年前采访悉尼第27届奥运会的感受相似,政府有限出资与市场化运作是其承办重大公共活动的一贯方式。

   这条“过分低调”的机场路线是广州亚运的缩影。资金主要由广州市政府筹集,商业赞助达到亚运史上之最,分担了政府的负担,带上隆重的“广州风味”。

   过去两年空前的中国盛事季,以这么一场家常化的亚运会收官,显得意味深长。

   如果说北京奥运会的历史意义在于将中国新貌展现给了世界,上海世博会是让世界在中国人民面前举行了一场盛大表演,广州亚运会则向世界展示了另一个不完全一样的中国面孔。

Continue reading…

我一直这么说:“中国没有一流的大学”

我一直这么说:“中国没有一流的大学”

———专访北大前校长许智宏

摘要:中国是个级别的社会,不光大学,医院还有级别,部级医院、副部级医院,甚至和尚还有级别的。这种状况下,我不赞成现在废除大学的行政级别,如果只是把大学的行政级别取消了,问题也都解决不了。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有北大毕业生去卖猪肉,卖猪肉有什么不好?卖猪肉我们也要做到最好。

    ●我在北大拿的工资就是北大最高一档教授拿的工资11万,还不如地方的校长拿得多,我很多学生在地方当校长,工资都比我要高。这使得我们的校长不可能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教育上。我们可能根本就没有几个全职的校长全力以赴地办教育。

    中国是个级别的社会,不光大学,医院还有级别,部级医院、副部级医院,甚至和尚还有级别的。这种状况下,我不赞成现在废除大学的行政级别,如果只是把大学的行政级别取消了,问题也都解决不了。

    一年一度的高考已经结束,940余万年轻的后生面临着人生的抉择。

    中国的大学,还能够承载青年人的梦想吗?大学何以为大学?“世界一流”的口号,是目标?是呓语?北大前校长许智宏的回答是:“大学走入了歧途”、“中国没有一流大学”。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