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随手转载

5.12: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200612214490211

 

   作者按:借用了一篇南都社论的题目,因为觉得这话说得好诗意:我们都随着时间的洪流离曾经的自己渐行渐远,无人能逃。

    这两天有好多次想要写篇文章,但总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权且借着这篇文章,说一说罢了。(转载的原文在最后面)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在微博关注对的人

000d878845bb0ca7de1f1a

        信息爆炸的社会,微博以其简单与草根的低门槛特性,迅速普及;它在满足了大家传播欲与好奇心的同时,也给了大家跟随自己的偶像、名流的脚步甚至于他们交流的机会。我们可以打开电脑、打开ipad、打开手机,用短短140个字记下生活中的点滴与感悟,与大家分享乐趣与感动。

         微博给世人带来的,是其他的网络产品难以比拟的体验,借用腾讯微博的宣传语:“与其在别处仰望,不如在这里并肩”,是的,它给了所有人绝对的话语权,只要你乐意,你可以瞬间成为一名草根记着;只要你坚持,平凡的人也会拥有无数的粉丝。 但是,各种垃圾信息也随之而来,那么如何在这个全民微博的时代选择正确的关注对象呢,给大家转一篇文章,希望有所帮助。 ——小生

Continue reading…

转:少年黄艺博是社会和教育的受害者

这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另外看到有人说这是小朋友们的政治斗争——是其竞争对手发帖传照片将他推上风头浪尖的,我无从考证真伪,但如果真的是这样,就更可怕了。童年,应该属于竹蜻蜓、玻璃弹珠、四驱车与悠悠球,而不是五道杠与“红领巾”。——小生

————————————-

  写下黄艺博这个名字时,我希望不是他的本名,因为这个在4月30日才涌向微博,蹿红网络的孩子,生于1998年,他还是真正的孩子,应该受到保护。但事实上,不仅他的名字是真的,而且他作为武汉市少先队“领军人物”的“工作照”也流布于网络。

令人惊异的是,照片中的孩子一副标准的政治家的神态,他在有模有样地“阅读文件”,他的肩头有别出心裁的五条红杠。如此有如讽刺电影镜头的图片,却是以小学生为主角的政治展示搬上网络的。上传以后,接下来的网络传播和纸媒报道,孩子的信息也没有受到保护。我只见到一家纸媒对他的图片做了隐私处理。

Continue reading…

无声的尖叫

这只是赤裸裸的暴力,它不该存在在我们文明的世界里。

在一个理性光芒笼罩的世界中,不该允许暴力的存在。

在婴儿被夹碎、被肢解的时候,你的“爱心”还在么?

Continue reading…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之前有听过贺老师的讲座,听他的讲话就能觉到他是那种能够独自举起一面大旗的人。王小波说过“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有诗意的世界”,也许贺老师一直在追求的民主与法治,正是这个“诗意世界的根基。不错,也许他的努力改变不了什么,但至少贺老师敢于振臂一呼。“我都已经被贬到石河子去了,还能把我怎样呢?”都说书生百无一用,至少贺老师还是个有傲骨的中国人,不愧为中国当今最有影响力的法学家!  ——此文转自贺卫方老师blog

————————————————————————–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  ——致重庆法律界的一封公开信
    贺卫方

尊敬的重庆市法律界各位同仁:

    一年多来,我一直想写一封公开信与各位交流一下关于重庆“打黑”的看法。不过考虑到自己在博客等媒体上对于某些事件已经作出过不少评论,担心“说三道四”,饶舌惹厌,也就作罢了。但是,最近重庆的某些走势令人颇感焦虑,如鲠在喉。在我看来,在这座城市里所发生的种种,已经危及法治社会的基本准则,作为一个法律学者尤其是一直参与司法改革的学者,我觉得,公开地把自己的一些困惑和批评意见发表出来已经成为一个紧迫的义务。

    促成我写这封公开信的另一个因素是,重庆是我的母校西南政法大学的所在地,是我魂牵梦萦的一座城市。1978年,经历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在歌乐山下的这座校园里,自己开始了此后的法学生涯。当年上学的时候,我们的老师们也刚刚从“十年浩劫”中备受压制的状态里回到校园,谈起文革期间无法无天、生灵涂炭的一幕幕,一些老师不禁泪洒讲坛。其实,我们这些学生也都是文革的亲历者,所以每个人都是何等地珍惜法学这门专业。我们憧憬着祖国法治建设的前景,盼望着能够早日投身到这桩伟大的事业中,为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作出贡献,并下定决心,绝不让文革悲剧在这片土地上重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