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园不曾与君别——致中大黄达人校长

(本文小生转学长 海若海 的blog)虽未曾谋面,但黄达人校长在中大的威望,毋庸置疑。“在黄校长任上,作为南国最高学府的中山大学,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一幕,中大人、粤人、国人有目共睹,亦必将载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史册。”以下为原文:    

此园不曾与君别——致中大黄达人校长

      2010年12月24日,又一个平安夜要到来的时候。看到新闻,《中山大学校长易人,许宁生接班黄达人卸任》。黄达人,结束了他主政这所华南第一学府的十二年生涯。

    今日中国,已经很少有一个离任大学校长获得如此一致的高度评价,无论在官方还是民间。南方日报、中国青年报报道称道,“在黄校长任上,作为南国最高学府的中山大学,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这一幕,中大人、粤人、国人有目共睹,亦必将载入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史册。”在中大校园BBS上,在中大校友北京群、深圳群上,都洋溢着不舍和感谢之情,很多人都在叙说属于自己的黄校长故事。

    大概十二年前的这个时候,1998年11月,黄达人从浙江大学副校长任上调任中大,翌年9月,黄达人始任中山大学校长。与党委书记李延保(1998年-2006年任中山大学党委书记)合作,被称为中山大学的“李黄时代”,媒体称道这一时期是中山大学自1924年孙中山手创以来发展最为快速的时期之一。

    笔者2000年进入中山大学珠海校区,2002年从珠海回迁至广州南校区,2004年本科毕业于生物技术专业;2004年研究生就读于管理学院,2006年硕士毕业于企业管理专业。作为一个走遍了四大校区、交流于各部门的校园活跃分子,我很荣幸见证了李黄时代的某些侧面点滴。

    这是一个不乏桎梏却大踏步的时代。

    2000年,黄达人校长就任次年,中大珠海校区以一年多的时间就建成开学,大大延伸了学校的办学空间。2000级,作为珠海开荒牛,年轻的我们来到当时还满布脚手架的唐家湾,在些许荒凉的教学楼架空层召开了开学典礼,大声学唱校歌,歌声里充满想象和渴望。而校长需要面对的是如何保证文化不断层,如何保证知名教授到珠海授课,如何降低跨越两地的办学成本。

    2001年,原中大和中山医合并,顺应综合性大学建设潮流的新中山大学诞生。成立大会上的掌声,掩盖不了曾经的原中山医科大学部分人的不满、反对甚至阻挠,而背后协调和沟通的艰辛更可想而知。合并之后稳定人心、形成合力又是一大挑战,所以常常看到北校区的活动黄校长亲自出席的身影。

    2004年,位于广州番禺小谷围岛上的中大东校区开学,外界看来办学空间更大了。殊不知,大学城建设之初中大不同意入驻的声音明确,毕竟珠海校区新成不久,本科教育不允许再次割裂。但是张德江治粤,强力要求中大带头入驻大学城,带头搞扩招。在这场跃进中,中大又是不得不面对的两难。

    这是一个学术至上、包容成长的时代。

    黄校长有一个理念让人印象深刻:“为天才留空间,为中才立规矩”。充分发挥中大位居岭南的优势,不搞一刀切的论文考核,截至今日中大硕士毕业也不需要以发标论文为前提,并不妨碍我们的毕业论文可以发表。记得2006年报道朱熹平教授破解庞加莱猜想,媒体惊呼原来教授可以不受日常考核,自由自在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就是在黄校长治下十多年间,一群青年学者成长为领军者。纯粹量化指标很难,但有几个案例可讲,比如2009年同时两位理工科院长当选中科院院士,比如2010年位列英国泰晤士报评比的全球200强,中国大陆前五。

    这是一个宽容自由、善待学生的时代。

    黄校长多次发言讲到善待学生,而他宽容学生的表现,笔者一入校就感受到。2000年入校不久,就发生了晚上宿舍断不断电的讨论,最后的结果是尊重学生,不强制断电,由每个已经成年的学生对自己负责,开全国先河;2000年平安夜,在荒凉贫瘠的珠海校区,上演了平安夜事件,那个夜晚的歌声和男女生对喊过后,垃圾桶和火烛飞到楼下。后来学校并未上纲上线处理,年轻的轻狂一定程度上受到宽容。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正因为如此,作为一个中大学子献给母校的深深的爱意,我今天敢于写下这些深深浅浅的话。——摘自笔者旧文《给黄达人校长的一封信》。

    2002年,大二还没过完,充满热情、热爱母校又自诩善于思考的我,洋洋洒洒写了一篇三万多字的文章——《给黄达人校长的一封信》。从铸造中大精神、营造中大品牌、作好作准中大定位的“品牌篇”,到引进一流名师创中大辉煌、吸引一流学生立鼎盛之根基的“教学篇”,再到实行公开平等的管理制度、加强院系学科建设抢占学术制高点的“管理篇”,结于建设具有岭南风景特色的一流校区的“景观篇”。我把文章发到逸仙时空BBS上,赞者有之,弹者不乏。

    2002年冬天,因为收到我的信,黄校长通过秘书安排接见了我,见面安排在刚刚落成不久的南校区中山楼。记得那个下午,我忐忑地拿着自己写的东西,走进中山楼的校长办公室。当时校长正在会客,我在隔壁等待。突然有个浑厚的声音传过来,“你就是海若海吧,先喝杯茶”。那天黄校长穿一件黑色马甲,身材高大,面色谦和,一双有力的大手握过来,又亲自给我倒茶。具体说什么话,很多我已经忘了,只记得他很认真的说道,“跟建议本身相比,我更赞赏学生的积极思考,对母校发展的拳拳之意”。

    一个大学校长愿意抽出时间,专门与写书生建议的学生会面,可见其亲民;而其对学生不同观点的听取,更可见其包容。我的一个2000级大气科学系的同乡,至今还惦念着某年过年不回家,校长在大年夜去食堂跟大家一起吃饺子的情景。

    何其有幸,黄校长能够主政中大十二年!

    据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大学校长素质研究”课题组今年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大学校长的平均任期为4.1年,而美国同类大学的校长任期为12.2年。1998-2010年间的十二年,中大校长没有像其他学校那样走马灯似的更换,反而迎来了稳定发展、持续向前的十二年。

    与其它高校的校长相比,黄校长不是院士,没有甚高的学术声誉;黄校长不是由教育部转任,没有显著的官方资源。但是他有一个原原本本的教育家本色,他作为一个学校的牵头人,延揽学者,让天才和中才进入中大;他提倡行政部门服务至上,而不是来当官;他要求教授给本科生上课,善待学生;他希望学生知礼、诚信、担当、勤奋、超越、阳光、职业准备;他所倡导和践行的毕业仪式,亲自跟每个毕业生握手和祝福,让中大人留下了对母校最亲切的惦念。

    昨天的新校长任命仪式上,黄达人校长在他所熟悉的怀士堂发表卸任演讲。作为卸任者的黄校长几度哽咽,台下的师生们掌声经久不息、雷鸣般。这是演讲者和听众的深情,和大家对这所学校一致的浓浓爱意。 黄校长说,他是一个中大人,中山大学是他的精神家园。是啊,美丽的康乐园一直为大家所惦念,我们都称赞康乐园的天空充满湛蓝。对黄校长而言,十二年,他早已成为这个学校的一员。即使今天,作为校长的职务已经卸任,他依然是这里的一份子。

    此园不曾与君别,因为十二年的结缘,因为十二年的发展道路,因为万千曾聆听教诲
甚或握手道别的学生。希望校长未来健康顺意,希望母校继续向前!

                                                                              海若海  2010年12月24日于北京

原文地址http://hi.baidu.com/liweif3/blog/item/4a48f053560dcd7084352431.html

 

小生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1 Response

  1. Britteny Rabago说道:

    Most of the blogs online are pretty much the same but i think you have a unique blog. Bravo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