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如果强行拆掉郑州四中,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以下内容完全为复制粘贴,复制或引用此内容完全是随机行为:随机复制,随机引用。所有信息及引用,均来自网络,虽然本人已阅,但因鄙人识见浅陋,仍未得其义。 特声明如下:本人与作者素不相识,亦无利益之关联。转帖行为并不意味本人默认、同意、赞成、支持、拥护或反对文中观点。本人不对以上内容负任何责任,请勿跨省追捕,如欲详查请自行联系原作者。本人言行一致,绝无腹诽。此致!

四中强拆最新报道,今天《南方都市报》的见报文章:

摘要:《郑州四中遭遇暴力拆迁 学生无处上课》、《河南示范性高中爆强悍野蛮拆除 700高三学生受影响》……5月3日、4日,网上热传河南郑州四中“遭遇强拆”,帖中称传达室与配电房被拆时,艺术类考生成绩通知书、高考资料、汇款单等被埋,冲突中副校长被打。

     ●5月3日,郑州四中学生把横幅挂到拆迁设备上。

    ●拆前的郑州四中校门。

    ●5月3日,拆后的校门口。

    《郑州四中遭遇暴力拆迁 学生无处上课》、《河南示范性高中爆强悍野蛮拆除 700高三学生受影响》……5月3日、4日,网上热传河南郑州四中“遭遇强拆”,帖中称传达室与配电房被拆时,艺术类考生成绩通知书、高考资料、汇款单等被埋,冲突中副校长被打。

    南都记者采访核实,因京广路拓宽工程郑州四中校门被拆迁,郑州二七区拆迁办主任徐力夫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拆迁完全是依照合同执行,“任何单位和个人都要无条件服从国家的公益事业”。

    被拆掉的校门

    5月3日开始,《母校郑州四中被强拆,同学血怒!》等网帖在网上流传,称“5月2日20:00,我们的校长被掐着脖子从门口出来,门卫的桌子、监视器被扔出来,我哭着看着校门被拆开。艺术生的录取通知书被压在废墟底下!”,帖子质疑说“校门被拆掉了?谁来保护我们,对门的高档小区为什么不拆?围墙没有了,校门没有了,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只有一个月就高考了,我们在哪里学习?让我们怎么以安定的心态面对未来?”

    同时,有网帖称5月3日部分学生举着“还我四中,还我高考,反对暴力拆迁”的标语到市委请愿,现场有人对同学喊道:“你们这是违法的行为,知道吗?”“你们再不走就把你们的学籍给销了

     这些网帖引发很多网友关注和热议。有网友留言说:“不知道要高考吗?不能等到高考结束了再拆,不能让学生们安安静静地迎接高考?”

    学生被威胁取消学籍?

    记者采访了多名四中老师和学生,据介绍,拆迁发生在五一假期的某个晚上,大部分学生都不在学校,只有高三学生在上晚自习,拆迁方拉电闸,学生和老师赶到现场,双方没有发生激烈冲突。

    网帖指称被打的副校长是彭广谦,昨晚他没有接听记者的电话,一位老师说这位当晚值班的副校长是在阻止拆迁过程中与拆迁人员发生了推搡,并未受伤。

    多位师生证实5月3日确有一些学生和毕业生抗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师称他亲耳听到有人对学生威胁要取消学籍。但这一说法未能得到官方证实。

    四中几位老师表示,他们了解的情况是,考虑到高考和中考,学校本已和政府达成共识在六月底中学招考后再拆迁,但不知何故还是在5月2日晚被突然强拆。

    在四中的校友QQ群里,学生们也一直在讨论此事,一位在网上积极发帖的毕业生说,之所以如此愤慨,是因为对母校的感情,“郑州四中的校门,上面挂满了四中70年的荣誉,就这样被废墟掩埋了。”

    官方:要查清拆迁问题真相

    南都记者致电郑州四中校长王中立,王中立称此事已经解决妥当,其他则不便多说,随后记者再次拨打其电话,已经关机。

    据了解,5月3日,郑州市领导、二七区公安分局、校领导、学生代表、家长代表曾在四中就此事开会,但并未公布结果。

    5月4日,郑州二七区政府官网刊发报道,区委书记朱是西、区长王鹏到“一站一桥一路”项目指挥部看望慰问,区长王鹏指出:“关于涉及四中拆迁的情况,拆迁同志面对突发事件,能够以高度的责任心,稳定情况。”

    该报道还称,区委书记朱是西在慰问中“对拆迁同志的奉献精神、克难攻坚精神,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同时他要求政法委、公安机关要依法办事,做好调查,查清四中拆迁问题的真相。

    南都记者 张书舟

    回应

    拆迁办:学校出尔反尔

    郑州市二七区拆迁办主任徐力夫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对郑州四中校门的拆除是因为四中所在地京广路进行拓宽改造,这是“畅通郑州”工程中的一项,按照市政府要求所有拆迁单位必须在三月底之前完成拆迁。

    徐力夫称,郑州四中3月份就已经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同意拆迁,但随后又不知什么原因“出尔反尔不同意拆迁”,“拆迁办作为政府职能部门,是服务于被拆迁人的,这次拆迁完全是依照合同执行。”徐力夫几次强调,道路改造是社会公益工程,“任何单位和个人都要无条件服从国家公益事业。市教委都已经被拆迁了,四中为什么不拆迁?”

    对于传达室中的录取通知书等被掩埋的情况,徐称不清楚是否发生,即使有,过错也在于校方,原因就是校方“出尔反尔”。而对于学生的不满和抗议,徐认为是校方在推卸责任,“拆迁是政府和学校之间的事,学生能拥有校方的公产?”

 

转已经被和谐的中原网新闻:

    昨天晚上八点,位于郑州市京广路与中原路交叉口的郑州四中传达室与配电房被强行撤除。学校艺术类成绩通知书及大量高考资料被埋入废墟下,全校师生感到极为愤怒。
    数百高考的学生当时正在学校学习,突然出现六七十人跑到学校,把门卫值班人员拉出,接下来又有人把电闸强行关掉,同时一辆工程车开进校园拆配电房与传达室。校长王中立听说后,担心学生安全欲制止,结果被一群陌生男人摁住其脖子推出校园。王中立再次进入时,右手手腕被人弄伤。接下来,拆迁者就开始强行拆迁,后果是700名高三要参加高考者,中招600名在此学习被迫中断。
    王中立说,高考艺术成绩通知书已下发,都在传达室放置,因拆迁通知书被全部埋下。此次拆迁是一种野蛮的行为,什么证照也没亮,就把学生老师赶出教室。因为学生们6月要参加考试,以前达成共识6月24日后再拆,现在出现了这种情况,让师生们很愤怒

 

 

转四中学生评论:

郑州市二七区拆迁办给青年学生最大的“五四”献礼!!!!!
  
  5月2日晚8点,二七区拆迁办打着拓宽京广路的幌子,无视教育部加强学生安全的通知,强行拆除了我们的校门,他们摧毁了我们高三年级最后的母校。
  强行把值班保安,校长架出门外,我们学校学生的通知书,汇款单,邮件顷刻间变成了废墟。我们学校荣誉标牌也变成废铁。
  学校校长被推出线外,校长关心着来往学生的安危,可是他被拉走了,他受伤了!!
  拆迁办用喇叭高呼 “文明拆迁!” “以人为本” 这是可笑的!!!无稽之谈!!
  
  我们学校藏班有23名散差生,他们刚刚看完玉树被地震摧毁,但是现在,他们有看到自己所依靠的学校也变成即将废墟,他们都哭了!!!同学们都哭了!!!
  
  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了,拆迁办主任来了,他来“解释”来了!!!
  学生们早已把她围了水泄不通,“还我学校!!” 
  
  那一刻,同学们都忍不住哭泣起来;
  那一刻,机器的轰鸣声在炫耀着暴力的淫威,它大声地嘲笑无助者的哀哭。在这个城市里,它是王者;
  那一刻,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在这个为劳动者高唱赞歌的日子,我们郑州四中的师生们却满怀悲伤,哽咽着,甚至无法向母校说“一路走好”……
   5月2日,京广路上仍是尘土飞扬。母校的大门注视着越来越多的废墟,以及那写满了“和谐拆迁”的横幅,心中略有不安,但想起政府信誓旦旦的 “郑州四中校舍等放暑假后再拆”的承诺,她还是抚平了心中的担忧。然而,她不知道人这种动物是会出尔反尔的。
  晚八点时分,忽然有一群暴徒站在她的面前,叫喊着让传达室的保安人员离开,当所有人都还未清除将要发生什么事时,铁锤已将传达室的玻璃砸烂。暴徒身后的庞然大物凶猛的几拳下去,母校的大门已垮塌,暴徒叫嚣着,我们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将录取通知书、汇款单等重要物件搬出。校长毅然挡在铲车前,试图阻止这邪恶势力对母校的冒犯,可是无法无天的暴徒却用手掐住了校长的脖子,粗鲁地把他拖走了。温总理承诺,要让人民活得有尊严,而如果连保卫祖国栋梁的校长都无法受到尊敬,那么人民生活何谈“没有恐惧感”?
   暴力面前我们是弱者。有人拨打了110,有人拨打电视台热线,这些都是可以救命的力量。然而,110来了,却无能为力,因为这是政府行为;电视台的记者来了,却受到胁迫;同学们山呼“抗议”,却遭威胁。公权力被滥用时,我们只剩下无助。
  前天的政治课,老师还在兴奋地讲述我们门前将会出现通达度多么高的“三路”,而今天,“三路”便向我们母校施暴。母校在痛苦地呻吟,她不解,她委屈,为什么?为什么政府不信守诺言?这就是所谓的“和谐”吗?建立在弱者的血泪之上?
  为了什么?为了那三个大写的字母“GDP”吗?人为了财富可以不择手段,原来人民政府也可以。“城市建设是大局”,但这就可以成为蔑视教育净土的理由了吗?如果一个城市的发展连最基本的人文关怀都无法做到,那么城市再发达又有何用?不过是一个没有血肉的机器!
  科学发展观,以人为本,那么我想问,这个“人”在政府心中到底是谁?该学习科学发展观的,是美国高官,还是中国官员

另一学生评论:

 2010年5月2日20:00我们的校长被掐着脖子从门口出来,门卫的桌子、监视器被扔出来,我哭着看着校门被拆开。艺术生的录取通知书被压在废墟底下!
强盗!一群无耻的强盗。当写着郑州四中的招牌被撕裂,我在京广路口失声痛哭,校长拍着我的肩说:“没事,天没塌下来,塌下来有我呢!”我想,天已经塌了。
连校园这片净土都要被暴力拆掉,那么谁能保证有一天,天不会被他们拆掉!
我原本以为野蛮拆迁只是报纸上的传说,这一切赤裸裸的呈现在我面前,让我怎能不失声痛哭这土地。
你们以为拆掉的是我们学校,哪知道拆掉的是我们的心,你毁掉了这世界上最后的一丝希望,我在想什么美好生活,什么有尊严地活着。放屁!!!!!
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就拆掉我们学校?
为什么置数千学生安危不顾?
为什么掐着我们校长离开?
为什么要痛打一个女教师?
为什么我们校长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如果要强行拆掉四中!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
校门被拆掉了?谁来保护我们我们,对门的高档小区为什么不拆?围墙没有了,校门没有了,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难道让郑民生们又制造几起血案才罢休?
我倒是想看看你们又多大的能耐,让校长血流在她热爱的土地上?
让数百学生的泪水在午夜里留下,让电视台记者删掉照片。让我们的录取通知书埋在废墟地下。
“抗议,抗议!”
我们呼喊在郑州的午夜,我们高三,只有一个月就高考了。我们在那里学习?让我们怎么以安定的心态面对未来?
我们来学校是学习的,不是来看那么这丑恶的嘴脸的?
你们没有自己的孩子么?
在午夜一点的呼喊?你听见了吗?
那是对公平正义的呼喊!
那是对祈求安全的呼喊!
那是对降到来的高考的呼喊! 昔日的四中!

 

小生关注此事

2010.5.3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4 Responses

  1. fsb911说道:

    我支持政府!但政府错在没有做好周密准备!四中那地方不拆扩路真的太堵了!!!

  2. 清风说道:

    双方肯定都有错!学校应该以大局为重,没有做好积极应对、妥善安置,更不该挟持学生参与对抗!政府应该学会宣传多做沟通增加透明。首先拆除肯定是需要的,也是应该的,不要总把我们的政府官员都想像成低智弱能的敌人。。。

  3. visen说道:

    博主 把我的链接改了啊 我是老葛 域名改了www.laoger.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