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贺希荣

“我坐在这里,就如同神坐在这里”

    这句经典名言出贺老师之口,何许人也?

    总的感觉,他是我心目中真正的学者的形象,虽然很年轻,但他的思想非常深邃,是我至今碰到的为数不多的文人气质严重至极的老师。应该说是有真才实学并且有些许张狂的老师,最喜欢这样的老师,喜欢是因为自己骨子里头也有狂的天性,只是后天的越来越多现实让自己失去了狂的基础,狂的条件~在他们的言谈中,可以看到自己的想法。在很多方面他使我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思考真理,开始爱智慧。

    贺一直说他是一个喜欢躲在阴暗角落发霉的人。这也许是为了摆脱无所不在的世俗化,完全可以理解。只是,越是这样的隐忍的人,实际上越对世界,人类怀有怜悯,看得空的人,知道自己说话在这个务实的社会犹如白开水般没作用。但在讲到很多现实问题时,贺并不是那种如他表现出来的不问世事。在有关我国民主进程,对于此,他完全持悲观看法,基于人际关系的庞大,法治难过人治。当有人提问到既然中国人是这种依赖外部人情关系达到自己私利的,那么对全民族的共同价值观念是淡泊的,我们又是依靠什么存系了5000多年,为何还是在大的方向上保持一致向上的趋势?贺在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很有意思,他对中国的这种情况,是这样形容:我们是如此愚蠢而幸运地活在这个世上。他认为缺乏一个共同的信仰,却能在这片土地上存在那么久。一他归结为我们生活在亚欧大陆最东端,幅员辽阔,很难被遥远的西欧国家或周边小国同化。我们并不是有着那种强烈的爱国感情,我们被欺侮和奴役的时候,是因为我们生活在这里太长时间已经形成了习惯的惰性,我们讨厌生活的被改变,所以一旦有人要强迫我们干我们不愿意的事情,这种惰性就产生逆反心理。这种逆反心理是全民族共有的,所以我们又走到了一起。

    他认为现在中国文明(主要指其影响力)的强大,并不能说明什么,我们是用了5000年来积累这种文明的,而西方国家有的仅是短短几百年的历史,再过一百年,才能见证真正哪种文明是具有生命力,前进的。他最看重或者说最推崇的就是一个人的真诚,如果一个人不是出自真诚地去做一件事,那么结果就是伤害这件事情本身。他上课很有感染力,虽然他说自己上课从来不是靠激情而是靠理性,这也正是他的可贵之处,他不会把他的观点强加给我们,就如同他从不轻易地相信别人的甚至是所谓权威的观点,他对那些竭力地甚至不择手段地想要别人接受自己观点的人说:“不要认为你懂得很多,事实上,你对学问的事一无所知。”他说实际上那是一种思想上的帝国主义。

 

 

他通读论语,讲起来对其中自居如数家珍

    “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

    “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比有德;有仁者必有勇,有勇者不必有仁。”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字曰:“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最后用着老师很喜欢的一句话结尾,我也很喜欢

怀疑是一切,我思故我在。——笛卡尔

小生

2010.4.17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