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不容忽视的历史——《不简单的中大三十年》

转自中山大学求进报社“求进视野~我们的中大”

从1947年来到中大,我在中大已经整整62个年头了。“生不逢时老逢时,耄耋欣幸历盛世。”像我这样年龄的人,还能看到今天这样的“盛世”局面,这是年轻人所不能感受到的心情。

 历史之路:“院系调整已经把中大打了折扣,十年文革又让中大元气大伤。”

谈及中大在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变迁与所取得的发展,要对比中 大改革开放前的情景才有意思。解放前,中国最大的三个大学由北到南分别是北京大学、中央大学(即今南京大学)、中山大学。中国最早有研究生院的大学是北京 大学、清华大学、中山大学。中山大学一直是受重视的南方学府,力量雄厚。我从小崇拜孙中山,1947年应聘来到中大,在政治学系教三门课:行政学、行政 法、市政学。当时,正处于内战时期,社会动荡、物价急剧上涨,国民党不得人心,中大很艰难,仅处于“维持”状态。中大师生希望都寄托在共产党身上。

1949年,广州解放那天,我们一夜未眠,但几乎没有听到枪炮声,也没有停电。大家都很纳闷,国民党撤退时不是要大肆破坏的么?后来得知,是电厂工人, 把电力设备给保护起来了。国民党“兵败如山倒”,只炸了海珠桥就狼狈逃走了。解放后,共产党让人民的生活安定下来,大家都很高兴。

1952 年,解放刚刚三年,中国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院系大调整。原中山大学师范等学院划出去,分别成立了独立学院,就是后来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农业大学、中山医科 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的前身。中山大学理学院数天系中大部分被调往南京大学,地质学并入中南矿冶学院,哲学系并入北京大学,人类学系调往北京中央民族学院。 1954年,将全国唯一的语言系由中大调到北大。中大文理科院系与岭南大学等相关院系合并,组成新中山大学,由石牌迁址到原岭南大学所在地。原来学科齐 全,阵容鼎盛的中大,全校学生只剩下不到一千人。

1960年开始的经济困难时期,一半归于天灾,一半起于人祸。物价稳定,但物资短缺,几乎一切都凭票供应。很多人饿得水肿,我自己就水肿过。然而在那种情况下,中大的教授继续教书,学生继续学习,不容易。

大家算算,一路坎坷艰辛,中大步履未稳,又开始了十年文革。造反派们说:“中山大学要办,十来个人就够了。一个系只要一个教师!”于是,老师们都被赶到 山区“干校”。七十年代,为了应付国际上的新闻评论,决定让几个大学提前开课,中山大学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学生入学不经考试,水平参差不齐。让从没学过相 关课程的人竟编大学教材……出现了许多啼笑皆非的事。当时我五十多岁,看着这些事情可笑。“造反派”揪不着我的毛病,便把“态度嚣张、不严肃”等罪名安在 我身上批斗。但我知道,这日子绝不会长久。

一句话说起来,是院系调整已经把中大打了折扣,而十年文革又让中大元气大伤。

行政管理学之路:“生不逢时老逢时,耄耋欣幸历盛世。”

我所从事的学科原名Public Administration。“Administration”,在英语中为一个多义词,可以翻译成“行政”,也可翻译成“管理”。研究这一学科,最早 从政治学入手,研究政府行政管理,不言而喻是“公共”的,翻译家们以精简原则,最终把Public Administration翻译为“行政管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中期,美国正式挂牌成立这个学科。留学美国的中国学者,约于二十年代末三十年代初,积 极将这个学科从美国引入中国。

当时国民党政府根本对改革不感兴趣,贪官污吏、裙带关系等,根本谈不上科学管理。这个学科属应用学科,不能光纸 上谈兵。学生只能在课堂上听讲,学了也没用。所幸勉强维持下来。解放后,我觉得机会来了:随着经济发展,行政管理还是需要研究的。所以在解放初期这个学科 被改为 “行政组织与管理”,时间不长,三年。我一直教授这门课程。

院系调整,就把政治学、社会学、心理学等系全部停掉了。而且怕沿海打仗, 把中山大学不少精华的力量抽调走了。我没课可教。“转行”教政治课,如“马克思列宁主义基础”等。我想,这也好,给自己打打基础。“反右”的时候,我是“ 边缘人物”,当时有些很“左”的人想把我打成“右派”。

一直等了二十七年。1979年3月,邓小平同志在一次重要讲话中指出:“政治学、法 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现在也需要赶快补课。”政治学一恢复,行政学随后恢复,并获得了更快发展。所以我在《人民日报》发表 文章呼吁“把行政学的研究提上日程是时候了”,1985年出版了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本《行政管理学》,参与组建了中国行政管理协会,《中国行政管理》杂志也 办成了128页的全国核心期刊。1986年,国家教委首先在普通高等学校中批准了兴办行政管理四年制本科专业,同年,武汉大学开始在已有的政治学硕士点中 开招行政管理方向硕士生。南京大学、厦门大学两校的政治学系得以恢复,中国人民大学的行政管理研究所也得以创建。1987年,南京大学开招政治学与行政学 专业,中山大学恢复行政管理专业的招生。2001年,我校组建了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

1999年,我们引进MPA(公共管理硕 士)教育计划也许颇具历史机遇性。当时适逢中国加入WTO,这是政府向世界作出的承诺,龙永图就讲,加入WTO面临挑战最大的不是企业,是政府。谈成了, 改善投资环境,公务员队伍的素质要不要提高?非常迫切!所以我提出引进MPA的时候,论证很慎重,大家说一定要干。开始想搞试点,顶不住了,积极性太高, 所以第一批搞了24所大学。但是这24所全是比较扎实的学校,都是有研究生院的。

照本宣科,把西方的照搬过来,很容易。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 希望能根据中国国情,注意中国特色。所以,我以“抒怀诗”表达心中所思:“生不逢时老逢时,耄耋欣幸历盛世。星火燎原恍如昨,探索向前亲其事。开放改革气 象新,学科补课不容迟。国际接轨须审慎,中国特色见真知。一穷二白未能忘,和谐小康正可期。科学发展永持续,百年更高举红旗。”

中大改革开放之路:“光看大学排名没意思,我们看成果、看毕业生!”

根据改革开放的精神,中大才真正走上正轨。跟过去一比,大家才能理解改革开放这三十年不简单。我还在学校干,真是我越干越高兴!中山大学的局势好比抛物线从高处掉下来,落到最低点,然而从改革开放开始,慢慢往上攀升。

广东省处于中国南大门,在改革开放中与国外联系先走一步,因此,在对外交流方面,中山大学是最早的。1979年1月,洛杉矶加州大学(UCLA)的代表 团已经抵达香港,等《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建立外交关系的联合公报》一公布,他们就进来广州。所以,是我们接待了中美建交后第一个到大陆访问 的美国学术代表团。我作为中山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长,陪他们到上海、山东、北京等地访问。有来有往,中大又于1979年下半年,成为改革开放后国内第一所 出国访问的大学学术代表团,回访加州大学。到了纽约,报纸上头版头条报道:“中国中山大学学术代表团访问美国。”这是个大新闻啊,从1949年到 1979,三十多年来从来没有中国代表团来美。这里还有个有趣的小插曲。在台湾,除了台湾大学外,国民党又办了清华大学、交通大学、东吴大学等。在台湾的 中山大学校友在美国报纸上看到了这个消息,马上去找蒋经国,说:“你们口口声声称孙中山先生为国父,却忘了中山大学。台湾为什么没有中山大学?”蒋经国无 话可说,马上下令办中山大学。当时台北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于是1980年在高雄办了台湾的中山大学。

大家知道,中山大学原名广东大学,为了 纪念世纪伟人孙中山更名为中山大学。经过30余年的艰难拼搏,中山先生为永久的革命前途考虑,希望培养一批真正有为的新青年,“一文一武”的中山大学和黄 埔军校才应运而生。所以,中山大学一直有这样的传统和理念:“要为建设新中国而努力!”这是孙中山的精神遗产。中山大学的英文翻译明确写成 “Sun Yat-sen University”。但是解放后大家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用汉语拼音“Zhong Shan University”翻译中山大学。讲汉语的都知道孙中山是谁,但是西方人不知道“Sun Zhong Shan”是谁呀,只知道中国有个Dr.Sun Yat-sen(孙逸仙博士)。前几年,黄校长去欧洲访问,介绍中山大学,用”Zhong Shan University”,听众没有很大兴趣。黄校长灵敏意识到问题,连忙改用“Sun Yat-sen University”,大家一听,肃然起敬。所以,由于国际上对孙中山的认同,加上我们各国校友的努力,中山大学在国际上获得了广泛的声誉。

就是这样稳扎稳打,加上广东省政府的重视,在1993年教育部与广东省在中山大学率先实施部省“共建”大学的模式。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后期,随着“211 工程”、“985工程”的相继启动,中山大学迎来了全面发展的新时期。1999年,我校与珠海政府签约,建成珠海校区,2001年10月,原中山大学与原 中山医科大学合并组建成立新的中山大学,实现了强强联合,为提高学校的整体综合实力。2003年,又进驻大学城建成东校区。

从学科上讲,当初院系调整分出去的学科,基本全部恢复并有很大扩展,学校设有人文学院、岭南学院、国际商学院、外国语学院、法学院、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地球科学系、中山医学院等30个学院和6个直属系。中山医学院也比之前有了发展,光是附属医院就有8家。

在校友方面,海内外各方面杰出的校友数不胜数,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我就不详述了。

因此,从种种方面来看,中山大学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中,重新起飞了,而且在上升。我们抓住了改革开放的机遇,始终与中国高等教育大发展的进程保持着一致, 稳定地跻身于中国一流高校的行列。现在流行的大学排名,说我们排老九老十,光看排名其实没有意义。我们要实实在在看成果、看毕业生。中山大学的毕业生在社 会上反映普遍是较好的。

回顾历史起伏,中山大学不简单。她有今天,很重要的一条是学风好、讲实在。在这里,我们强调真正做学问。曾一度有评论 说“有些研究生挂研究生招牌,本科生的水平,中学生的办法,小学生的习惯,幼儿园的脾气”,将80后一棍子打死,这话说得有些过,然而,当今部分年轻人娇 生惯养,沉迷网络游戏,语文水平降低,出现了个别研究生连请假条也写不合格的情况,希望他们能争气啊。孙中山为中大立的校训“博学 审问 慎思 明辨 笃行”确实是很有道理的。我常常对学生讲,把校训记住,将受益终身。不学无术是不行的,不动脑筋、死记硬背是不行的,不明大是大非、光说不做是不行的。不 要辜负了校训这块招牌,不要辜负了“中山大学”这四个字。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