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空间的权力入侵

私人空间的权力入侵
                                             ——评“南京教授换偶案”

(行文仅个人一时看法,不做依据)

    南京马教授因组织换偶寻欢而被定罪,这是事件的简略说法。但如果继续追究下去,却不难发现,这来龙去脉却是公权力践踏私人空间的过程。

作为国家机的行政人员,警察自身就是以不遵守法律法规的角色进入这场案件的。

    警察首先通过监控本该属于网民自我所有的交流工具——QQ的途径获取私密信息,而根据各位网民在群里的聊天记录来获得换偶这类私密活动的内部消息的。宪法规定公民有通讯的自由权,不受任何的干涉与入侵,而作为学法出身、执法求生的警察,却无视自己往日学习的法律法规,而对完成处于私人空间的网民监控跟踪、暗箭出击;这无疑是对法律法规的一种无视,更是执法者自身对于法律尊严的悍然践踏;当然,这也说明中国的法治是如此的招摇撞骗。

    毋庸想象,连如此私密的私人空间都被政府机关严密监控,那作为自我的公众又如何去想象自身没有被征服机关监控呢?如果作为学法执法的政府机关都自行践踏法律的尊严,这让百姓如何去相信法律,如何去理解法治,如何去相信政府给予公民的承诺?政府的不守法,带来的是公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或者说无法去信任。公权力的滥用,自毁的往往是政府的公信力。那么,也就削减了法律在公众心中的地位,阻碍了法治的进程。这无疑是政府机关对现代化进程的自我残害。

以上谈的是公权力对私人空间的非法入侵。

    然后,再看看参与者本身是否具备定罪的条件。马教授等人参与的换偶游戏,到底是否具备定罪的条件呢?定罪的首要条件是对社会构成了威胁或者危害。而我们知道,他们的换偶游戏并非公然行世而导致社会公众受到威胁或者危害。相反,他们的换偶游戏却是一场极为隐秘的自我群体游戏,既没有金钱的交易,也没有强制的行为,完完全全是一场不带任何金钱交易的自由游戏。而且参与者皆为成年男女,都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许,他们挑战了今下以大众标准为基点的社会风俗。但对社会风俗的挑战,并非是构成犯罪的因素。这些都不具备政府机关定罪于他们的条件,政府机关又怎可无视无罪的条件所在而对他们进行定罪呢?

或许社会舆论倒向应该严肃处理的一边。但是,如果公权力或者政府部门介入伦理道德的审判,无疑是对法律法规的无视。

    作为一个性解放空气稀薄的国度,公众的潜意识往往被情感所迷惑,而非被理智所引导。马晓海教授等人或许因社会公众的伦理道德标准背负骂名,至多也就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依法追究相关责任,而非滥用公权力对他们以犯罪论处。从南京换偶事件来看,政府机关作为干涉监控他人通讯自由权者和窥探私人空间者,不被依法定罪;而网民作为被窥探者、受害者,却被非法定罪。这无疑是政府部门公然挑衅法律尊严和公民的权利。

    如果公权力或政府部门以道德为幌,入侵私人空间或个人生活,那么待得这种入侵介入成为合法化,带来的不仅仅是对法律的无视,也是对公民权利的践踏,也将带来道德的败坏。如果不依法执法,滥用公权力对公众私人空间干涉入侵,法律在公众心中的地位也将下降,政府公信力也将走向滑坡。所以,公权力对私人空间的入侵,是政府对法治社会进程的一种自我戕害。

 

小生

2010.4.7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