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棱镜计划

3510_1    最近,美国政府的“棱镜计划”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不但令IT界与政界哗然,连路边抠脚喝茶的大叔也聊的津津乐道,那么棱镜系统是怎么工作的,它到底在监视些什么?所谓大数据时代到底怎么一说?其实这样的事情发生并不奇怪,甚至是意料之中,毕竟,在国家机器面前,个人是没有隐私可言的。——小生言

棱镜系统是怎么工作的?

 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日报道称,美国国安局通过“棱镜”计划大范围收集并监控网络和电话用户信息,包括邮件、聊天记录、视频、照片、存储数据、文件传输、视频会议、登录时间和社交网络资料等。涉及九大互联网公司,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YouTube、Skype、AOL、苹果都在其中。

 涉事公司分析

  首先分析一下涉事的这几家公司,其中,微软2007年9月开始与政府合作,雅虎是2008年3月,谷歌2009年1月,Facebook是2009年6月,PalTalk公司2009年 12月,YouTube是2010年9月,Skype是2011年2月,AOL是2011年3月,苹果则是2012年10月。这些公司的互联网产品则多种多样,其中,客户端操作系统有微软和苹果,电子邮件有微软、雅虎、谷歌,社交网络有Facebook、谷歌、YouTube;即时通讯有微软、雅虎、谷歌、Facebook、PalTalk、Skype、AOL;网络接入服务ISP有AOL。这些公司提供的服务涉及到大部分网民的常用服务。

 思科的作用

  除了上述9家企业,更有媒体将矛头指向思科。此前有消息显示,斯诺登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通过思科路由器监控中国网络和电脑。思科面对这些指控否认称,“棱镜”项目不是思科项目,思科网络没有参与此项目。此外,思科没有在中国或世界任何地方监控普通公民或政府部门的通讯。

  思科虽然否认参与棱镜项目,但是没有否认这样的事实:思科产品有网络侦听功能,而且存在后门。其实,无论参与还是不参与,思科都能有能力和条件监控互联网。有没有枪是一回事,参没参与杀人是另外一回事。思科否认了自己杀人,但是没有否认自己有枪。

  思科在“棱镜”项目里处于一个极为重要的地位,所有参与公司的流量数据都通过各种路由器才能传给用户,而思科提供的路由器等设备具有监控窃听这些数据的功能,这样,微软、谷歌和苹果的确没有让中情局“直接”访问他们的数据,但中情局却通过思科获得了他们的数据。思科产品的监听和后门两项功能可分别用于搜集网络信息和攻击敌对国网络,下面将对这两项功能进行分别阐述。

 黑客网络攻击的后门

  1994年,美国国会通过CALEA《执法通信辅助法》,该法通过之后,执法机关可以根据法院监听令状直接接入电信网络启动电信运营商交换机中的监听功能。这意味着美国法律要求电信运营商必须提供监听服务,思科产品自然不能例外。实际上,思科在自家网络产品中预留大量存在的后门,已经是业界的常识了。但要证明这些后门的使用是为了恶意监控还有很大难度。同样,华为和中兴始终无法打开美国市场主要因为网络安全问题的隐忧。去年,在对华为、中兴两家企业长达11个月的调查后,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表报告称,美国电信运营商不应和华为、中兴两家公司进行合作,因为这两家公司“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对比来看,中国市场对于思科这样的外资企业似乎没有任何防备。有资料显示,过去十几年间,思科几乎参与了中国所有大型网络项目的建设,涉及政府、海关、邮政、金融、铁路、民航、医疗、军警等重要行业。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等电信运营商的网络基础建设思科也参与其中,在承载着中国互联网80%以上流量的中国电信163和中国联通169两个骨干网中,思科占据了70%以上的份额,并占据着所有超级核心节点。

  思科公司是美国也是全球最大的路由器、骨干网络设备制造商,在行业中处于领军地位,那么思科公司完全有可能在美国政府的反恐要求下,在其设备上对各类网络活动进行监控,并将监控到的数据提交给美国政府。据悉,美国国安局旗下设有一个部门,名为“定制入口行动办公室”(TAO)。该部门过去近15年中一直从事侵入中国境内电脑和通讯系统的网络攻击,借此获取有关中国的有价值情报。巧合的是,根据方校长回忆,15年前,也就是1998年,正好是中国某个大型网络工程建立的时刻,而此工程用的核心设备由美国思科提供的。这也就是美国这么害怕华为中兴(思科的竞争对手)进入美国市场的原因。

 如何在通讯层进行大规模监控

  我们知道,互联网上的用户和发布的信息都是海量的,不同的网络公司提供的数据又都不同,“棱镜”项目的预算并不太多,如何用一种低成本而简单的方法对互联网上的海量信息进行监控?显然,各个互联网公司给美国政府开后门的方法并不太合适,因为各家公司的数据结构各不相同,在这些海量数据中寻找信息也有难度,难以用统一的方法进行监控,这些信息还要人工处理,需要的人力成本太高。

  那么,在通讯层面进行自动监控就是最为简单有效的监控方法了,我们知道,常见的网络传输协议就几种,例如http、ftp、smtp、pop3、telnet等等,最关键的是,这里面大部分网络传输协议都是明文传输数据,这样,监控者只需要在路由器的关键节点部署一些网络监听设备(例如思科的“入侵检测系统”等产品),就可以截取到所有明文传输的信息。对于电子邮件或电话来说,搜集截获的通讯数据内容主要包括明文的通信时间、通讯地点、参与者等,这些数据被存储记录到数据库中,以便用各种分析系统来进行更为详尽地数据分析,在大数据时代,通过零散信息可能会拼接出一个重要的信息。

  当然,为了传输安全,不是所有的协议都是明文传输,很多系统为保证传输安全,都采用SSL加密策略。SSL(Secure Socket Layer)是目前获得广泛应用的一个工业标准,它在底层为上层协议提供数据加密服务,对用户是透明的,用户的数据以加密的形式在网络中传输,即使中间路由被黑客窃听也不可能破译出数据的真实内容。对于https的访问过程中,网站服务器生成的WEB页面经过加密之后才发送到用户的浏览器上,再经过浏览器解密,显示在用户面前。这样,就完全防止了通讯内容在传输过程中被窃取的可能。

  遇到这种https加密的情况,也并不是绝对安全,也有一些攻击方法,例如可以通过发假证书进行中间人攻击,从而破解https传输的内容。详见月光博客《破解Google Gmail的https新思路》。

 棱镜是如何工作的?

  棱镜的具体工作原理,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根据上面的分析,我觉得棱镜系统很可能是这样工作的:在互联网的骨干网路由器上,思科提供的设备默默地监听着来往的流量,包括邮件、聊天记录、文件传输、社交网络资料等所有明文传输的东西,用户在谷歌、雅虎、微软等搜索引擎上的搜索关键字也会被监控,这些信息是海量的,棱镜系统,正如它的名字所暗示的,将海量信息中一些“特殊信息”集中、过滤并记录下来,这样,正如谷歌、苹果、微软所声明的那样,微软、谷歌和苹果的确没有让中情局“直接”访问他们的数据,但中情局却通过思科的设备间接获得了他们的数据。

  如果通讯的信息是经过加密的,而中情局又认为这些信息十分重要,那么再联系美国的外国情报监视法庭(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是依据外国情报监视法设立的特别法庭,负责监督和审查政府情报监视活动),当局依据《外国情报调查法》向企业提出的秘密要求,让这些公司来提供指定帐号的数据信息。自2010年起,谷歌公司每半年会发表一份透明度报告,披露各个国家和地方当局要求谷歌提供相关数据的情况。

  举例来说,一个从伊朗IP地址登录的用户,使用Google搜索一些信息,或MSN发送一条信息,里面提到了“真主”、“阿拉”、“爆炸”这样的词,思科的设备就会把通讯信息记录下来,如果是明文信息,则可直接分析通讯内容,如果信息加密了,则向谷歌或微软等公司提出请求,要求其提供该用户的邮件信息和资料。

 泄漏用户隐私的数量

  从谷歌提供的《透明度报告》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去年下半年共向谷歌提出了8438次数据要求,涉及账户14791个,88%的要求被执行了。Facebook公布 2012 年下半年政府索求信息情况,Facebook 在 2012 年下半年共收到 9000 到 10000 次政府信息索求,涉及 1.8 万到 1.9 万用户。微软也发表声明,2012 年下半年,微软共收到 6000 次到 7000 次政府信息索求,涉及 3.2 万个用户。雅虎则发表声明,在 2012 年下半年,雅虎共收到政府信息索求 1.2 万到 1.3万次。被指控“即将加入”棱镜计划的Dropbox也发布了一项“透明度报告”,对外显示了Dropbox向美国政府提供的个人用户信息数量,根据报告,Dropbox去年收到政府87次请求,涉及帐号164个,82%的要求被执行了。

  由于美国政府要求不得透露与国家安全相关的信息索求,因此上述透明度报告只涉及美国法庭指令相关的信息索求,不包括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名义索取的用户数据信息数量。

 这难道不违法吗?

  的确,上述这种监控方法令人触目惊心,所以美国政府一直在避免“监控本国国民”的说法,因为这违反了宪法第四修正案,他们声称所有的监控都是针对外国人实施的,尽管这在技术实现上会存在偏差。这也就是说,外国人的隐私不受美国法律保护,这种解释固然可以缓解美国国内的舆论压力,但这也令世界人民感到不满,谷歌、微软、苹果等这九大企业的服务都是全球性的,几乎每个网民都会接触到这些公司的服务,而在这些公司的“隐私条款”中也明确表示会保护用户的隐私,而“棱镜系统”的曝光则让这些公司的隐私政策显得苍白无力。

  对于互联网企业将用户资料提交给政府,我对于某几种信息是零容忍的:1、电子邮件(如Gmail);2、网络笔记(如Evernote);3、云存储(如Dropbox)。如果美国政府索要用户的Gmail邮件,Google就真把用户邮件交出去了,那么这和当年雅虎邮箱交出中国用户的邮件信息导致其入狱有什么区别?当年雅虎因为此事受到美国舆论的猛烈抨击,雅虎总裁杨致远也曾因此向当事人的妈妈道歉。对全球网民提供互联网服务的这些大公司们,应该有一项法律来保护全球人民的个人通讯隐私。

 “棱镜计划”的对比

  其实通过上述分析来看,“棱镜计划”其实技术实现并不麻烦,类似的计划其他国家也能做,美国人说的多,做的少,其他国家则是做的多,说的少,“棱镜计划”之所以引起这么大反响,是因为美国是全球互联网技术最发达的国家,其互联网服务的全球用户数量庞大,有些服务甚至垄断了不少国家的网络市场,这样的服务一旦爆出监视个人信息的内幕,无疑让这些企业大幅丧失全球用户的口碑,而让另一些没有参与的企业获利。例如,在其他科技公司忙不迭地与政府撇清干系时,棱镜计划反而成为了Twitter保密政策最好的广告。如果美国政府要搜集用户个人数据的话,Twitter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对象与数据来源。据透露,美国国家安全局也曾经联系Twitter,但Twitter拒绝加入棱镜计划。而且,Twitter对政府不仅有着不配合的历史,还经常表现出抵抗态度,Twitter拒绝向美国政府屈服的态度就得到了广大用户由衷的赞赏。

  政府通过互联网企业监控网民信息,美国做的其实还处于初级阶段,效率并不高,而且相对比较公开,容易被人抓把柄,比起其他国家差远了,大家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在QQ群或者百度贴吧等网站发一条违法信息,通常24小时之内就会被抓。美国要想摆脱目前的困境,应该好好向其他国家“取经”,美国“棱镜计划”的主要失败之处:1、相对比较公开透明,连次数都可以统计,容易被人抓把柄,正确做法是不能有物证,所有控制都通过电话实施。2、需要联系企业获得用户隐私,效率不高,正确做法是让企业开后门直接查询用户信息。3、对电话的跟踪不全面,正确做法是根据关键字或重点人物来窃听通话内容。4、攘外必先安内,自己的国民都不听话,还去监视外国人,先搞定自己的国民再说。

 大数据时代

        PRISM计划与大数据时代的发展密不可分。每个个体的行为也许都不尽相同,但都是有规律的。通过获取与分析海量数据,我们能够获得人们的行为习惯的有效信息,从而对个体行为习惯进行推测,提供个性化和定制化的服务。广告主和电商们通过分析海量客户的购买行为能够了解客户,进行有针对的营销以提升业务;洛杉矶的警方通过分析几十年的犯罪记录,预测犯罪行为模式与频率,从而有针对地安排警力。盯上大数据的显然不仅仅有这些企业和地方警察局,美国政府也表现出了十足的兴趣。监控计划中的对普通民众电话和互联网的监控也许并不涉及具体某个电话、某封邮件的监听与解读,但是通过关键词筛选、用户联系频率与地点与恐怖袭击可能存在的联系、不正常现金流向的分析,美国政府也许能从中找出“恐怖袭击”的蛛丝马迹。尽管目前美国政府声称这些秘密监控措施仅用于反恐,但它们极容易被缺乏监管的当局滥用。预算不公开的秘密机构NSA能够获取你的地理位置、通讯记录、社交网络联系、视频、照片等等数据,并且能够未经法院许可对你的数据进行分析和解读。(根据《爱国者法案》,政府可以不需要法官监督和许可,即可在任何时间获取任何公民的个人资料、金融交易资料和医疗资料)美国记者华莱士曾经谈笑风生地说:“如果它看起来像鸭子,游泳像鸭子,叫声像鸭子,那么它可能就是只鸭子。”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在这些秘密机构上,NSA看上去像进行互联网监控的机构,建立了大型数据存储与运算中心,也承认自己进行互联网审查。它唯一的挡箭牌就是“为了挫败恐怖袭击,为了你们的安全”。然而,反恐是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谁能保证“反恐”不会成为美国式的维稳呢?

  随着云计算的发展,人们产生的海量数据会越来越多的存放在网上:邮件、个人档案、信用卡信息、地理位置、个人日程安排、电子书、照片等等。Apple公司的iCloud服务使得人们能够很方便地同步音乐、邮件、照片和个人文档等等信息。过去,我们相信Google、Amazon和Apple公司能够为我们的隐私提供足够的保护,也乐于享受云技术的便利,并且期待着更加美好的大数据时代的到来。今天,Edward为世人敲响了隐私权的警钟!如果将来的某一天,美国政府认为购买过高压锅、与外国人(尤其是穆斯林)经常联系和阅览过“如何在你祖母的厨房中制造炸弹”的人有进行恐怖袭击的倾向,可以对他们进行重点监控和钓鱼执法的话(笔者非常怀疑NSA有类似的数据挖掘方式),那么小说《1984》中描述的场景终于来临了。这是比菜刀实名制高明得多的方法:悄无声息、成本极低且十分精准。推动大数据发展的背后,也许不仅仅有那些互联网巨人们,更有那些蠢蠢欲动的野心家。大数据的获取与分析使得野心家们能够高效、精准地清除异己、控制思想。奥巴马政府就以“反恐”为名迈出了危险的第一步。

  2006年的一部德国电影《别人的生活》中,有一个场景给笔者留下深刻的印象:阴暗的地下室里坐着无数的拆信员,他们用蒸汽熏信件的封口使得胶水失效,以便对信件内容进行神不知鬼不觉的审查。而现在,电影又变成了现实,NSA的巨型高性能计算机正在高效运行,情报专家们在大数据中正挖掘得不亦乐乎。An ever bigger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转自月光博客

 

小生

2013.7.4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