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成为中部“中心”,郑州呢?

zhenghou vs wuhan

   郑州和武汉之争由来已久,从小到大听到过的说法就有不少,但更多的是地方政府错误自大说法与文件基础上当地媒体的YY与宣传,什么“东方芝加哥”、“亚洲最大XXX”之类的说法不绝于耳。实际上,着眼显示,脚踏实地的发展经济实力与综合实力,比大话空话,来得实在多了。

   于我个人来讲,可能因为在郑州长大,也可能因为在武汉丢过几次东西,我的评价也许不够客观,但我喜欢静默从容的郑州,多过喧嚣好胜的武汉。

   世界级都市如何打造?布莱尔首次造访上海时说,一个成功的城市取决于三要素:优越的地理环境,勤劳的城市人民,再加上优秀的城市领导人。武汉和郑州孰好孰坏,谁能超越谁,不在于能否冠上中部中心和龙头的名号,在于人如何超越人,在于作为市民的人和作为城市领导者的人如何双手画出自己的大都市。   ——小生

或许,早在2005年郑州铁路局被“逆势拆分”之际,郑州就应该重新审视自己在竞争中的实力和潜力。从那时起,郑州凭借铁路枢纽创造的“比较优势”正在一点点地丧失。

这一天还是来了。

3月8日,武汉获得国务院确认,率先成为“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

尽管这并非区域城市竞争的最终结果,武汉却先声夺人,当地媒体大肆渲染。从报纸到网络,得意的喧闹、失意的挖苦、旁观者的冷嘲热讽,沸腾着民意的光辉。

这也让一直和武汉竞争“中部龙头”的郑州很受伤。郑州曾经自诩的优势,也被重新审视和解读。

或许,这一天来得有些晚。早在2005年,郑州铁路局被“逆势拆分”之际,郑州就应该重新审视自己在竞争中的实力和潜力。从那时起,郑州凭借铁路枢纽创造的“比较优势”正在一点点地丧失。

 

郑州做减法,武汉做加法

郑州是座年轻的城市,虽号称古都,其实发迹于清末。

随着清政府第一条铁路——卢汉铁路(卢沟桥至武汉汉口)的兴建,郑县小城开始勃兴,后被冯玉祥更名为“郑州”。

此后,又因陇海铁路贯通,一跃成为中国铁路的枢纽,号令区域,影响中国。在2005年3月郑州铁路局被拆分前,统领湖北、陕西等四省6个铁路分局。

这也是郑州敢与武汉一争中部龙头的最大资本——郑州的名牌高校没有武汉多,郑州拥有的重要工业基地没有武汉多,郑州在中国近代史的光辉历史也没有武汉多,郑州也没有发达的水运,也远离长三角这样发达经济区。

这个无与伦比的交通优势,不仅“拉”出了郑州商贸、物流的繁荣,还“拉”出了郑州在中国交通史上的核心地位。一个佐证是,2006年初的一场大雪,郑州铁路枢纽堵塞,导致半个中国铁路都无法运行。

正是在这场大雪后,媒体再次争相表达一个观点:郑州枢纽地位是不可替代的。

在郑州获得不可替代的满足感时,武汉却在一点点儿地加大自己的优势。随着2005年郑州铁路局的拆分和武广高铁的开通,交通疾驰速进发展的武汉也一跃成为与郑州并驾齐驱的重要交通枢纽中心。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武汉不仅有了独立运营的铁路局,而且拥有了亚洲最大的编组站和中国四大高铁维修中心之一。

这使得郑州在交通上的绝对优势被抹平。

在此基础上,武汉本身就具有的水陆交通优势更加突出。除了铁路,武汉还拥有中国号称“黄金水道”的长江水陆交通。

更为重要的是,武汉自身的高校优势、人才优势、高科技优势,以及历史文化优势,都随着其城市的发展越来越突出。

而郑州,则被很多人士指责定位在“左右摇摆”。

先是提出郑洛工业走廊,后又提出中原城市群,在城市间利益无法协调后,又提出“郑汴一体化”。

而此时的武汉,一张蓝图绘到底,已经把“1+8城市群”协调妥当。

2007年底,长株潭和武汉同时获批国家综合改革配套实验区;而郑汴一体化,无论是规模还是影响力,都远逊于前两者。

2009年对中部六省最新统计中,河南进出口总值落后于湖北、安徽和江西,排在第四位,而GDP则在中部六省中名列第五。而此前,河南GDP是中国万亿GDP俱乐部的第五位。

“武汉是长江中游地区的中心城市,其大的战略依托是长江经济带,其辐射可覆盖湖北、湖南、安徽和江西。”有专家表示,河南则主要依托黄河经济带,其辐射范围主要是河南和山西。

就在武汉成为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后,有报道称,武汉在全国发展布局中的功能定位由以往的“我国中部重要的中心城市”上升为“我国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两字之差,意义大不相同。

可以预见,晋级为中部“中心城市”的武汉将能更好地提升自己在中部地区的首位度和影响力,同时,还能赢取更多诸如国家政策层面的“帮扶”。

 

被低估的郑州

只有暂时的领先,没有永远的落后。

武汉虽然成为中部地区“中心城市”,但郑州仍是一个不容小看的有力竞争者。表面看,这只是两个城市的较量,但本质上则是省域经济的较量。河南省具有的优势不可被忽略。

河南食品工业的整体发展,不仅带动了从城市到乡村的经济繁荣,更带动了产业聚集区的整体繁荣。这种产业聚集区的潜力会随着食品品牌化升级、技术升级之后释放出更强大的力量。

同时,河南众多企业都位于行业龙头地位,有些还是世界排名前列的龙头。比如双汇集团、宇通客车、金龙铜管、中原内配等。在近些年的发展中,这些龙头企业又延伸出配套的产业链。

未来,这些都将为河南经济的繁荣提供持续的动力。特别是市场经济越来越发达,产业聚集区所产生的优势,将弥补河南在区域竞争中的人才不足。

事实上,河南也已经意识到武汉在中部六省的地位可能提升。

河南省委政研室巡视员王永苏透露,今年春节前后,省里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郑州的城市定位问题,以及河南战略如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问题,并组织专家、学者调研。

和武汉相比,虽然郑州有着商城古都的称号,但在现代化的城市成长中,它只有50多年的历程。近年来,随着中原城市群建设的大力推进,以郑州为龙头的河南掀起了一股强有力的城市化建设进程,郑州也一跃成为中部六省发展最快的省会城市。

如今,一个总面积约150平方公里,集办公、科教、商业、居住等多功能为一体的郑东新区已经落成。同时,郑汴融城、郑许融城等城市群建设也在如火如荼地推进。

就在去年,下辖五区一县的大郑州新区也正式起航。在郑州市政府的未来图景勾勒中,10年后,一个面积达1840平方公里的新型“复合城市”呼之欲出。

“郑州速度”已成为河南经济社会疾驰速进的一个缩影。

“客观说,郑州市的经济总量落后于武汉。而加上周边的附属县市,郑州和武汉有一比。”郑州大学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刘荣增说,郑州晋升中部中心城市机会还是很大的。

而针对武汉晋升为中心城市,不少专家表示,其实“中心城市”只是个符号,不见得郑州没有资格,而是郑州错失了一次机会。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道兴指出,武汉的高铁发展的是比郑州快,但武汉和郑州同属于全国重要的交通枢纽,两年后郑州也能成为高铁十字中心。

站在中部崛起的大背景下,有专家建议,当务之急,中部六省应合力联动、强力促进中部地区真正意义上的崛起。

武汉大学一专家表示,武汉获得中部“中心城市”固然能为其提供更多的国家政策支持,但武汉目前还未真正形成带动周围省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龙头实力。因此,寻求与郑州、长沙、合肥、南昌、太原5个中部省会城市的联动发展不失为促进中部崛起的一剂良药。

“重新给郑州定位是一方面,关键是要找出和武汉的差距,下工夫把郑州做大做强。”王永苏说,一方面要以先进制造业作为支撑,加快高新技术和高水平人才开发;另一方面就是要把现有的规划做好、落实到位。

 

 

 小生

2011.11.2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