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200612214490211

 

   作者按:借用了一篇南都社论的题目,因为觉得这话说得好诗意:我们都随着时间的洪流离曾经的自己渐行渐远,无人能逃。

    这两天有好多次想要写篇文章,但总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权且借着这篇文章,说一说罢了。(转载的原文在最后面)

 

 

一、掀开旧时相片,满是离殇

DSC02678    DSC02663

    犹记当年共拼搏,年年今日诉离殇

    又是一年竞赛时,不知是谁最先在人人上转载了今年最新的生物竞赛试卷,老同学们纷纷转发,这竟勾起了大家的怀旧情结。后来这股怀旧竟变得辛酸而伤感起来…大家纷纷发状态、传照片。我一直认为同学,特别是初高中同学间的情谊是最纯洁而美好的,只因我们一起走过太多经历,时间让大家渐渐变得同步且默契,互相都在青春的纪念册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这当然会随着大家慢慢变大而淡去,可是当偶尔回忆起这一段时光,谁又不是感慨万千呢。只因为我们都把它珍藏在心中,作为人生不可多得的财富。希望若干年后,大家不管功成名就否,还能齐聚一堂,觥筹交错,不诉离殇。

 

二、广州雷霆霹雳,好似天谴

雷电    雷电

    人定胜天?何年之事

    周三上完体育课,出体育馆竟看到楼梯上水像瀑布流,天上雨无情地泼,地下人个个狼狈不堪,我竟然没带伞…想到反正都是死,不如来得痛快些,就卷起裤腿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跑进雨中“游”向宿舍…  一路被人围观就算了,竟还要受着这惊雷霹雳。试想一下:天上半边阴霾半边殷红,闪电从各个方向劈下来接近地面然后劈到目所能及的各个建筑上,真的是像极了传说中的天谴…. 我真是受够了广州的潮湿闷热,还有这没来由的霹雳,一霹就是一周… 大自然的威力无穷,只是这么一闪,便是让人魂飞魄散。自然面前,人类渺小的只像是孩童。

 

三、是日转眼又致,谨念国殇

314248_195005054_2    20090511073340240

    生死不离,多难兴邦

    三年前,举国一震,全民哀伤。也许2008年的5月份注定不平凡:5月11日的生物竞赛,从某种意义上决定了生物班的同学们接下来很大一段时间内的人生轨迹。刚刚从河师大考试归来,大家完全没有放松的心情,个个在估分、对答案,因为对于竞赛班的同学们来讲,这场考试等同于高考的意义。5.12中午午饭后,回到教室与智勇聊天,在教室窗口往外望着教学楼后草坪,回忆准备竞赛这些日子来的艰辛;智勇忽然说有些头晕,我还嘲笑他是不是午饭没吃饱,但马上发觉不对:完全没有风但楼下的树在晃…转眼看到教学楼的影子竟也在摇晃就马上感到不妙…大吼一声“地震了”,然后和志勇一起抬着拄着拐杖的蒋就往楼下跑… 后来才知道,这一震竟如此之猛烈。 汶川地震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震后举国之力众志成城的图景,也是让人颇为感动。还记得在新闻看到温总理在灾区学校的黑板上写下“多难兴邦”几个字时,心中按捺不住的激动。“生死不离”四个字的背后,有着多少令人感动的瞬间,却又埋葬了多少人的未来。

 

四、Other

    最后唠叨点乱七八糟的事:小生blog的服务器这周末或者下周内就要转移到西海岸了,相信通过这么一折腾以后sceneryland访问速度会快很多,也还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对了,还有个说大不大的事,小生通过了果壳网(guokr.com)的认证,开始做撰稿者了,嘿嘿,“小可不才实恐忝在其中” 不过既然姬大人对咱这么信任当然要加倍努力写文章才是~ 那里虽然强人林立,但还是相信会有我这个打着“生命科学背景医学专业在读的华丽丽的数码控”旗号的菜鸟的一席之地的,共同学习共同进步嘛!

 

好了,明天一大早还要坐校车去医院看病人,睡觉去了… 世界,晚安。

 

最后附上题头的文章,写的真的好赞!可是原文已经被删除了(我想问,这篇文章到底触动了谁的利益?)

—————————————————————————————————————

[社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

摘要:哀伤是为同胞一去不还,五月就此成为悲哀的月份;哀伤也因为念及自身无力,不能抵挡决绝的离逝。又一年祭祀重来,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实有必要确认诸多问题:他们是谁?他们遇到了什么?他们在哪里?他们想要我们做什么? 今天是汶川地震三周年纪念日,读者诸君一定知道我们的哀悼所在。那场大地震令山河破碎,八万多人罹难失踪,连绵不绝的哀伤延续至今。哀伤是为同胞一去不还,五月就此成为悲哀的月份;哀伤也因为念及自身无力,不能抵挡决绝的离逝。又一年祭祀重来,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实有必要确认诸多问题:他们是谁?他们遇到了什么?他们在哪里?他们想要我们做什么?

    馨香几枝,烟气袅袅,升腾至虚空。他们不是冰冷的数字,他们也曾顶着百家姓活泼泼地存在过。他们用整整一生,走进五月的废墟。他们开心地在世上生活过七年,抑或更长更短的岁月。他们是父母,是子女,是姐妹,是兄弟,是黄皮肤的人。他们是寨子里的居民和过客,是跋涉山川河流的人,看云起云落,他们是一切真情。他们是你遇见或未见的人类,是住在大地上的灵魂。生是偶然的,死亡是必然。三年前的今天,同个时刻,下午黄昏黑夜如朽木,纷纷落下,壅塞时间的河流。红色是血,灰色是扬尘,白色是眩晕,黑色是死神的衣袂,他们在颜色横流中倒下,像是不幸的庄稼,被锐利的刀锋杀害。他们失去了所有,他们的老年中年青年或童年时代结束得太早太快。他们成了各种各样碎片,使用尖锐的边缘,把日子割出眼泪,将故乡抛弃。

    他们从四方而来,往八方而去。我们悔恨,他们本该有更好的死亡方式,譬如从容悼念,并且允许泪飞成雨。匆匆复匆匆,他们永远离开伤感的村庄和城市,他们现在石头长有新绿的山坡上,他们仍在学校,在路上,在地下,在无名之处。他们和他们在一起,就像麦子与麦子长在一起。在夏天,在他们最后的黄昏去了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他们是生者唯一的痛楚,唯一的安慰

    我们在心里为他们降过半旗,我们在哀悼日为他们招魂请安,我们搜集过他们一世为人的证据,我们一起念出过他们的名字。我们答应过要念念不忘,要生生不息。我们做了很多,又做得太少。迷途不返的人,你们在哪里?我们点燃的光能否照亮你们的路?我们无法做得更多,只好摆上铁做的十二生肖,敬上瓷做的瓜子,象征且祭奠你们凝固了的生命。你们还想要我们做什么?

    我们知道,死亡已经发生,而遗忘等候一旁,觊觎他们的再一次死亡。如果不怀念,遗忘就会越来越强大。今天的祭祀就是为了拒绝遗忘,拒绝再次失去他们。以后的纪念,目的无他,也是一遍遍证明给他们看:我们从未远离,我们一直在一起,哪怕是遇到死亡和恐惧。这是一种要被记取的承诺,人千古,人又永远在。这是我们对整座村落、整座城市、良知国民的交代。

    起于尘土而又归于尘土,可有一种责任无法推卸。这就是我们对他们的纪念,是校园对学生的纪念,山野对农夫的纪念,黄泥雕群对凝视者的纪念,是家庭对逝者的纪念,是鲜花对坟墓的纪念,是生命对生命的纪念。我们始终不忘,始终向着他们的方向眺望。我们的生活里有他们,我们不只是为自己过活。时间的河流联系彼此,让我们重聚在一起,就像是真的没有失去过。

    止歇欢娱,今天此时,让我们躺在时间的河流上,采用他们惯常的姿势,感知他们的所在和请求,察觉我们的对话与诺言。在他们走后,没有一个夜晚能让我们安睡。可三年来,我们谨记并警醒我们的原则。五月是悲哀的,又是清醒的。通过对他们的取态,丈量我们与人类的距离。祝愿大地上的神祇同样能保佑他们,就像他们保佑我们一样。祈祷彼岸乐土。伏食尚飨。

 

小生

2011.5.13凌晨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