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名,还是不成名

 

     今日忽闻艺涵言“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想到了你”,出于好奇马上循链接而去想一窥到底什么文章能让别人想到我。于是看到了这篇89年出生的“80后明星美女作家”蒋方舟最新出炉的文章《恋,还是不恋》,嗯,想法独到言辞犀利,不愧是明星所作。于是这篇文章发出短短一天时间,被新浪博客第一时间设置为推荐文章,并取得了17万人次的阅读量,成了名副其实的博客“热文”。  下面说为什么艺涵小朋友看到蒋明星的这篇文章想到了我呢?因为我之前写过类似体裁、类似思想、类似笔锋,甚至类似例子的文章。显然,我在写各种文章的时候也是得到了类似文章想法的一些启发,继而结合自己的想法与认知,以自己二十载不算成熟的思路与经历将之简单处理凝练成文字,也就是写blog文。不知是巧合还是心理暗示,在看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不断地感觉其中所言自己看过,经努力回想方想起是几个月前在我写类似描述自己恋爱观的几篇文章时候在百度浏览过一些相关内容(具体文章地址我就不写出来了,好奇心强的自己百度去)。

   总结一下:我们都应该是受到了一些想法的驱使,再经过一些文章的启发,以“思考-查询-博览-凝练-综合-再创作”的过程总结与分析自己一些观点,从而成型一篇文章,这是为了让自己羽翼不甚丰满的思想得以更好的表达与呈现。  反观蒋明星的这篇文章,从字里行间真的不难看出其与我之前看过一些文章,甚至是我自己所写的博文的观点与言辞颇有相似,甚至一些问题还不如我分析的深入,那么为什么她的文章能有我文章几百倍的访问量?区别或许就在于她是“名人”,而我不是。当然我不是在批评或者非议她,只是这种现象让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到底名人比一般人强在哪里;或者说,名人何以成为名人。

   为什么蒋方舟的一篇博文就能得到很多的关注;为什么韩寒的一句评论就能得到大众的追捧;而为什么街头巷尾讲的多到大家都认为无聊了的笑话段子如果出自赵本山、郭德纲之口就又能重新得以流行;为什么看不懂的画出自大师就是精品出自平民就是垃圾;为什么听不懂的话出自哲学家就是理论而出自百姓就是胡言乱语。  不难看出以上的种种,均是源自“大师、明星”的权威:相声艺术家讲的话理应好笑,艺术家的作品理应值钱,而作家的文章理应得到广泛的推广与认同。试问一句:什么权威!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出于好奇,查找了关于蒋方舟的相关资料,哦,原来她是作家尚爱兰的女儿…家族血统,不错不错。同样是出于好奇,我又查了其他几个现在比较红的年轻作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由《告别天堂》蜚声文坛的笛安,是著名作家李锐与蒋韵夫妇的女儿,凭借着《告别天堂》和《西决》迅速成为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上的常客,并荣获了2009年度“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著名作家莫言的女儿管笑笑,2003年初以处女作《一条反刍的狗》步入文坛,之后到清华大学中文系攻读硕士研究生。留学美国的肖铁,是著名作家肖复兴的儿子,他几年前就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转校生》,小说散文集《成长的感觉》、《树的回忆》。潘萌16岁与作家父亲潘军合作出版了《我家的时尚女孩·害怕长大》,18岁获得全国新表现作文大赛第一名,次年出版长篇小说《时光转角处的二十六瞥》。

   哦,原来“书香世家”的说法真的不假,子承父业也真的有这么回事。是啊,他们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他们的父母是文坛巨匠、知名作者:联想到“富二代”、“星二代”之说,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文二代”。 于是他们一出生便笼罩着一层父辈的光辉,这光辉足以照亮前程,足以得到所有人的关注。 如这篇文章的主人公们,他们有着与生俱来的光辉与优越,因为他们有着“书香门第”的环境与家庭,“流着文人的血”,于是他们很容易的走进了人们的视野,可以靠着这一点点的优越来相对轻松地成为一个名人,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公众人物;当然我完全没有否定他们自己所做出的努力,只是不可否认地讲:他们的成名道路走在一条相对平坦的“快车道”上。这正像商人的孩子容易做老板、明星的孩子容易成明星一样。

   这篇文章不是在发牢骚吐槽抨击“X二代”,也不是在表达抒发自己的羡慕嫉妒恨,只是这些涉及到了我一直在考虑的另一个问题:在人们的价值体系中,到底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公理什么是权威,而什么又是大家判断这些的依据,或者说长期以来人们靠着什么来建立自己的价值观。看着一个个疯狂的“追星族”(覆盖面当然不仅局限于追歌手,形如一些追捧各个专业领域的“学者”、“专家”等等的人亦算于其中)我不知道何以教大家如何理性的看待问题,也不想再去尝试搞清楚这些名人到底如何成名,如何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人们情愿蒙蔽着自己的双眼,一个个逼着自己去相信那些所谓的“权威”。

    任何人都不能做到快速准确的判定事物的好坏与对错,于是“道德”这一给了大家对错标准判定的对照单横空出世,它直接简化了所有的判断:“哦,这件事不符合道德规范”于是它就被贴上了“坏”的标签;这颇像是前些日子在图书馆看到的一本《外科疾病诊断速查指南》,它能像词典似的引导临床医生迅速而准确的作出诊断。反观参加实习的师兄师姐们抱怨对病例摸不着头脑:原来我们五年本科所学,还不如一本速查指南来得实在。

   人的思想总是这么的极端:信息与资源过于丰富,需要判断的事情太多,为了不盲从以致做出错误的判断,终究想出了一个相对更加完善的体系,让所有人都可以自觉自愿的遵守,这或者可以说是另一种“盲从”;而因为社会成员人与人之间的不够信任,为了不轻信他人,就必须找出这么一群所谓的“权威”,于是他们的话和他们的做法成了金标准、金尺度,可以让所有的人推崇、追捧,于是就有了大家都可以“轻信”的一群人:作家、专家、歌星、影星。 

    至于到底是对是错到底真理是什么,就再也无需关注了;因为本身我们判断事情对错的标准本就是社会中的道德规范决定的,而这种道德规范,正是无数信任这些各种“星”的人们共同决定的;于是通过不明真相的群众这一统治着社会道德标准的群体,“星”们轻而易举的引导着整个社会的思潮;想来这是十分可怕的一件事,希特勒不过是这些权威中的一员,谁知道下一个这样的权威什么时候会出现呢。话说至此,再多言即是踏入思想的禁地了。

    “别再标榜什么特立独行了,拼命活下去才是生命的首要任务”:落单的羚羊最容易被捕食,跑错了方向的那匹注定是“害群之马”,而又有谁想过,它真错了么? 不管对错,总之它与大家都不一样,那我们当然不能容许它的作为,于是“不同于多数”成为了判断对错的唯一标准。看来好笑,人类社会又何尝不是。“生存压力迫使动物必须保持多数派路线,社会压力也要求人们必须尽量与群体保持一致。” 于是,我们“被”做出了许多的决定却心甘情愿,不因为它到底是对是错,只因为这能够帮助我们融入人群,免遭排斥。

   好吧,我承认写着写着跑题了,不过又怎么样呢?对于一个写文章给自己看的人来讲,能有地方记录一下自己的想法,抒发一下自己的情绪,这也就足够了。我终究还是愿意成为名人的,但我还是我,名人还是名人。

   成名,还是不成名,这不是谁谁就能决定的。

   对,还是错,多数也不过是“一代天骄”们拍脑门想出来的罢了。

   而我们,“被”注定成为社会无数盲从的人们中的一员,心甘情愿。

小生

2011.3.30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8 Responses

  1. 浓夭不及淡久说道:

    文章一贯的有见地。让我想起一句话,we are what we eat.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we are what we acquire? 阅览社会,加入自己的思考,不要让大脑 garbage in garbage out 已经不是易事。

  2. 小H说道:

    之前高中的时候曾经经历过一段对蒋方舟疯狂迷恋的时期,于是养成了关注她的习惯,慢慢也许是开始尝试用批判眼光看待或是其他原因,现在看来她好像是和我们一样都在经历着迷茫困惑或者窘迫,但是却又不得不作老练深沉状来维持自己之前的模样来满足社会对她的期望和设想,以至于当这种作态真正暴露在公众之下时候不至于太过难堪。甚至有时候我会一瞬浮想到抓耳挠腮憋论文的囧样~哈哈,讲到“思考-查询-博览-凝练-综合-再创作”的过程,其实真的和我们也别无二致,毕竟呢~相同时代的产物能有多大的差别呢~对于名人的推崇与崇拜也许很泛滥,可不也有人奔走呼告说这个时代需要伟人吗?每个人生来都是要改变这世界的,影响或多或少,可却是无法忽略的。这也是我签名的意思~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其他交给上帝,然后到时候就什么都知道了

  3. 小旋律说道:

    犀利!

  4. 有点蓝说道:

    血统 门第 这是哪个时代哪个民族也回避不了的啊

  5. 宁波停车棚说道:

    人各有志嘛,就像我喜欢生活平平淡淡的,合必像为了成名而做作,那样活着不是太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