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春晚小品看赵本山的恐惧心理

  其实春晚蛮好的,要知道它存在的意义不只是为了符合大家的文娱取向,更是为了引领一个时代的文艺思潮。近年来大家普遍说春晚变的不好看了,与其说是晚会本身变了,倒不如说是当今时下人们看晚会的心理变了:以前我们只是图个热闹,现在要求它符合各个年龄段的喜好又要针砭时弊不那么和谐才算给力。更是有些不知抱着什么想法的人在故意挑刺,真是不理解。以下是一篇南都上的分析近20年来春晚的常青树赵本山心理变化的文章

———————————————

    每年春晚之后,赵本山小品总会成为热门话题,今年也不例外。大年初一我与一位老师通电话,他说赵本山的小品没以前好看啊,不太真实,也比较做作。我说这大概就是刘勰所谓的“辞人赋颂,为文而造情”吧。

    此话怎讲?看来需要对《同桌的你》略作分析。这个小品的笑料差不多都出在那封“匿名信”上,以写信的方式来表达谢意,首先就不符合王小利所扮演的人物身份。这意味着从一开始,这个小品就别扭起来了。而赵本山与小沈阳轮番读信,也就只好接着别扭。但不读又没了笑点,所以必须一句一句往下读。读到最后,又抖出一个包袱:小沈阳是被领养回来的孤儿。王小利含辛茹苦养活他18年,不容易。而认爹认妈认爸的举动既符合传统文化的美德,也很主旋律。所以,尽管这个小品生编硬造的痕迹很浓,但它很可能比《星球会议》更符合春晚的要求。

    春晚的要求是什么?观众自然是不清楚的,但经过20多年的磨合之后,赵本山不可能不清楚。而《同桌的你》的编剧尹琪的说法也让我产生了一些联想。他说:“给赵老师写小品,95%的东西是他的,因为他出点子。最开始写的十多稿都是废的,他从来都是乐呵地跟你说再想想,提出自己的看法,写了十来稿后你发现你固有的东西都没了,心气完全下来了。按照他要求的人物状态最后写一稿,成了!三年都这样。他要达成他心里的那个目标,你要一点点跟他靠近,而不是你写得有多好

    尹琪没说赵本山“那个目标”的具体内容,但我暗自揣摩,这里应该既有艺术目标也有通过春晚审查的目标。艺术目标意味着编剧得写出赵本山风格,但故事怎么讲,什么故事才能安全过关,赵本山也该是心中有数的。所以按照我的理解,跟赵本山“靠近”,其实就是与春晚的要求靠近。最近一些年,春晚的导演们越来越放心赵本山的小品,大概便是觉得经过多年,赵本山早已入道。虽然他有时候也会据理力争,冲冠一怒为徒弟,但他心里早应该清楚胳膊是扭不过大腿的。与此同时,赵本山的春晚小品也越来越少了讽刺功能,越来越多了搞笑色彩。这其中的原因固然很多,但最简单的原因很可能是:今天的赵本山已不是原来的赵本山了。

    这就不得不提到赵本山的恐惧心理。原来的赵本山只是一位艺人,而自从他操练电视剧,操办刘老根大舞台,广收门徒做起娱乐文化产业来,他已经完成了他的华丽转身:从一位艺人变成了一位商人。我手头有本书,名叫《企业家赵本山》,说的就是这个事情。从来艺人怕官府,而成为商人的赵本山也就有了双重的怕。以前只是艺人时,即使赵本山出点事情,也不过是砸了自己的饭碗;如今他家大业大,一旦有点闪失,岂不是要倒霉一大片?所以,今天的赵本山已经输不起了,他更多琢磨的可能是如何“双赢”

    想起我从圈内听来的一个故事:去年4月,在《乡村爱情故事》的座谈会上,“本山喜剧”遭到了中国传媒大学曾庆瑞教授的批评。曾庆瑞直言此电视剧是伪现实主义,缺少“悲悯情怀”,一下子批得准备听“批评”的赵本山坐不住了。他开始发飙,也开始教训教授不懂农村就乱发言。一时舆论哗然。但据说座谈会一结束,赵本山心里就犯了嘀咕,他开始向人打听:这个曾庆瑞究竟何许人也?

    记得听到这里时,在座的人都笑翻了。而我也由此想到,赵本山虽然在会上发飙,但他心里还是很后怕的。他怕什么?我想我前面已经说清楚了。

小生

2010.2.10

逍遥小生

逍遥一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